笔趣阁 > 姑娘你不对劲啊 > 第九章 毫无悬念
    常州镇,神武军军营

    司马季预环顾将领众人,厉声说道:

    “皇帝临危,四方勤王!有不愿从君,只想从贼者,人人得而诛之!”

    一干神武军将领表情惊骇,环顾指挥室四周,便看见司马氏将领围成一圈,杀气腾腾地瞪着他们,手都放在腰间的枪袋上。

    “我等肯定听从陛下指示。”于是大家纷纷表态起来。

    刚进了指挥室,就被一堆带枪同僚团团围住,这不答应就得死,谁敢拒绝?

    “好好好!我就知道,各位同僚都是大晋的忠诚臣子!”司马季预抚掌大笑,便拿出带血的衣带诏来,跟众人说道,“每人上来签个字,按个手印,咱们歃血为盟,光复社稷,共抗程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敢动身。

    “莫非各位不想当大晋的臣子?”司马季预便又冷了脸色。

    周围站成一圈的司马氏将领们,便将手枪齐齐抽了出来。

    “先帝提拔你我于草莽之中,我们怎么会背叛大晋?”神武军将领们这边,里头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于是大家便七嘴八舌地点头说道:

    “对极对极,我们都是先帝亲手提拔的,自然是大大的忠臣。”

    众人排队在“衣带诏”上欠了自己的名字,又被迫按了手印,喝了血酒,便晓得此事没有办法善了。

    若这份衣带诏落入程晋阳手里,他便可以按图株连,将名单上签过字的人统统以谋逆罪名处决!

    这样一来,如果说大家原本只有两三分叛意,现在便已经有三四分了。

    之所以还没有到五分,是因为大家都听说过一个叫做巨神兵的玩意儿……

    将神武军将领们关入内室,司马氏将领这边才松了口气。

    有人便问道:

    “他们表面装作忠臣,实则对程贼唯命是从,不如……”

    又有人阻止说道:

    “咱们帝室终归人少,没法掌控全军。若其他将领齐齐死在这里,士卒知悉,必然哗变!”

    “还不如让他们签下衣带诏,留下把柄。若衣带诏落入程贼之手,生死便只在他一念之间,因而这些人便是不服,至少也不会主动出来坏我们的事!”

    “不错!若让程贼得了衣带诏,其上将领必遭他清洗换人,以求尽速掌握神武全军!这些旧将领便是不心向皇室,又岂不知唇亡齿寒的道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重新达成共识,于是司马季预大手一挥,说道:

    “即刻将衣带诏传檄外界!让兵卒们知晓!”

    先将这些将领的叛乱之名做实再说。就算没法对外做实,至少也要在神武军内部做实,让士卒们形成共识,逼这些将领默认!

    将事情都布置下去,司马氏将领们也纷纷离去。

    司马季预回过神来,才发觉背后已经是冷汗涔涔。

    先前只是凭借一股子血勇,在宗室将领的支持下,悍然与其他同僚翻脸。

    如今军中反对派将领尽数囚禁,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收拢军心,将神武军完全握在手里。

    从图谋大事却被发现,南康长公主前来质问却被他囚禁开始,他便已经没有退路了!

    司马季预转身来到内室,便看见监牢栅栏之后,南康长公主正静静地坐在那里。

    凭借几根金属栏杆,自然关不住这位殿下。真正让对方自愿被囚禁的,却是司马季预最后所说的一番话语:

    “程贼篡逆在即,司马氏便是什么也不做,也难逃满门皆灭之厄。殿下蒙先帝养育之恩,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这些血肉手足,被人泼上污水然后按颈而戮么?”

    司马季预沉默地看着这位殿下,南康长公主静静地坐在窗边,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殿下。”司马季预开口说道,“将领层已经肃清完毕,神武军顷刻之间便在我手。”

    “程贼北伐南阳,无论成败,必然难以抽身。接下来我等便要西进建康,清君侧,灭逆贼,还大晋一个朗朗乾坤。”

    “呵。”南康长公主终于冷笑出声。

    “殿下。”司马季预诚恳说道,“若先帝在世,殿下觉得他是愿意看到我等艰难成功,还是慷慨成仁?”

    “你们不可能成功的。”南康长公主低声说道,“司马氏大势已去,便是你个人野心驱使,要螳臂当车,又何苦将其他人牵连进来?”

    司马季预被她说得无言以对,半晌才面色狰狞,低吼起来:

    “高祖宣皇帝开创万世基业,怎可能就此毁于我们这一代!”

    “高祖宣皇帝已经死了!”南康长公主暴怒起身。

    “高祖已死,但司马氏未死!”司马季预也狂怒起来,“我辈便是飞蛾扑火,孤注一掷,也好过坐以待毙,任人宰杀!”

    “哦?”燃烧的刀刃突然从他背后刺穿出来。

    瞬间陷入垂死的司马季预,脸庞已经因为剧痛而急剧痉挛起来,才听见后面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

    “可是,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不在乎。”

    “你,你!”刀刃从身体里抽出,司马季预摔倒在血泊里,带着犹然不甘的、愤恨的眼神,然而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肺叶被刺穿坏死,如今就连呼吸也是奢望,很快便陷入了濒死的弥留状态。

    “晋阳!”南康长公主欣喜说道,毫不犹豫地扑入丈夫的怀里。

    她确实没有想到,丈夫居然会为了自己,抛下至关重要的北伐亲自前来相救。

    “歆南姐。”程晋阳将她紧紧抱住,慢慢体会着某种失而复得的丰满和柔软,温柔说道,“我来救你了。”

    “嗯。”公主姐姐点了点头,然后又从胸口的缝隙里抽出一份名单,说道:

    “他们并没有囚禁我,我是故意留在这里的。”

    “这些年轻人……他们在外面毫不设防地商量事情,我在里面连谁是谁都听得一清二楚。名单上左列是激进的死硬分子,我不管;右列都是没有主见的,被集体气氛或是狂热的他人裹挟进来的,如果可以的话……”

    “查实之后,我会饶这些人一命。”程晋阳点头答应下来。

    南康长公主微微一怔,随后便突然将他的脖子搂住,热情似火地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