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轻而易举
    李氏闻言,擦了擦眼泪,连连点头:“抬头嫁人,低头娶妻,这些我都懂得,老爷放心,我有分寸,若是拿不准主意,便会母家和我母亲商议。”

    正说着,司马彦就瞧见押着一群流放犯人队伍从城内出来,为首的押解兵卒给守城门的将士瞧了眼文牒,便一跃上马不紧不慢朝城外走来。

    “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了!”司马彦同自家妻室说完,又长揖一拜,“家中托付夫人,要辛苦夫人了。”

    李氏颔首:“夫君一路保重!”

    ·

    燕国使臣摄政王萧容衍抵达大都城,早朝之时,白卿言便接见了萧容衍一行人。

    摄政王萧容衍当庭提出以国策定输赢,两国合并之策,大周朝堂立刻沸反盈天。

    大周朝堂文臣武将各个情绪激动,叫嚷着让交出燕国太后,否则大周朝堂必定死战,毕竟……现在打起来战局优势的是大周,两年之内彻底灭了燕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白卿言就坐在高台之上,瞧着作为燕国使臣立在大殿中央的萧容衍,眉目间带着浅浅的笑意。

    即便他们是夫妻,可现在他们各自代表着各自的国家,大事不论私情,白卿言倒是没有出言阻止大周朝臣对燕使一行人怒目横眉。

    钟行晓战战兢兢立在萧容衍的左侧将头低的很低,生怕被大周朝臣知道他是燕国太后的兄长,将他生吞活剥了。

    钟行晓更害怕白卿言知道他的身份,他怕明面上白卿言不敢拿他怎么样,背地里伺机报复,毕竟他们现在是在人家大周的地盘上,大周皇帝想收拾他那可谓是轻而易举。

    “燕九王爷……”礼部尚书柳如士上前,朝着戴着面具身形修长的燕九王爷一礼,“我们大周,是要燕国……就两国合力灭西凉之时出卖大周之事,给我们大周一个交代,九王爷要一个半月,我们大周便给了九王爷一个半月,可九王爷不但未曾给我们大周一个交代,反倒还提出什么以国策定输赢两国合并之策,这对燕国有利,可对我们大周可是无益的!燕国的算盘未免打得太响了!”

    柳如士话说完,大周朝堂的文臣武将情绪越发的激动,叫嚷着让燕国给一个交代,还有脾气不大好的武将已经在说燕国无耻。

    白卿言垂眸浅笑,其实不止是柳如士和大周的朝臣,若是这以国策定输赢两国合并之策不是她最先提出来,他们又是在决定灭西凉之前定下的,白卿言也要怀疑这是国策定输赢是燕国的缓兵之计。

    好在,整件事都是白卿言把控布置,不论是她还是萧容衍或是慕容沥,他们都是在为这件事做准备。

    燕国那边儿,慕容沥和萧容衍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就要看大周朝堂她和吕太尉、沈司空和舅舅董司徒怎么应对了。

    “燕国这不但没有给我们大周一个交代,反倒还要占我们大周的便宜!是还没睡醒么?”有大周武将,将怒火写在了脸上,大殿之中喊声极大。

    “真是不要脸!兵力不如我们大周,就说要用国政同我们大周较量……”有武将说完,将视线又落在月拾的身上,抬手指向萧容衍背后的月拾,“你……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是我们大周皇夫的护卫,皇夫不在了,你本应当好好守护陛下和小皇子小公主,却跑去给灭了你们魏国的燕人当走狗!你就不怕皇夫在天有灵知道了心寒。”

    月拾:“……”

    原本月拾不今日不想入殿的,可冯叔非要他跟着,他又不能扯着那位将军说……他从来没有换过主子。

    月拾只能按照之前套好的说辞,朝着那位将军长揖一拜,道:“将军息怒,当初燕九王爷对我们家主子有恩,主子离世之后月拾必须得替知足报恩,还请将军见谅。”

    “见不了谅!”那武将伸手指向背影挺拔的萧容衍,“这燕国差点儿害死镇国王和英慧候,那可是我们陛下的胞弟和亲妹妹!”

    月拾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抬头朝着在高台之上坐的四平八稳的白卿言看去。

    “陛下!”兵部尚书张端宁上前,抱拳同白卿言道,“微臣以为,燕国的法子不过是在为他们争取时间罢了,国策定输赢他们即便是输了……也绝不会将燕国拱手,眼下不过是因为燕国的主力被我们大周困在西凉回不去,而我们大周只要挥师西进,他们燕国国内剩下的老弱病残便绝不是我们大周的对手。”

    “尚书大人……”萧容衍浅浅同张端宁颔首,随即慢条斯理开口道,“尚书大人又如何知道,我们燕国便只剩下老弱病残?张尚书可曾去我们燕国瞧过?”

    “倒也不用辛苦我们尚书大人亲自走一趟燕地,燕国这些年天灾颇多,粮食本就不够,饿死不知道多少百姓,逃来我们大周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燕民!虽然后来收复南燕,可这才几年,燕国能缓过劲儿来吗?”柳如士语气平淡,“可想而知……国内的光景怕是不好过,兵力自然也是有限。”

    “燕人自古热血硬骨,若是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被困在西凉的大燕主力,是不论如何都会回燕都救驾的,更别说……国内百姓都是宁死不做亡国奴!”萧容衍转而看向高台之上的白卿言,“这一点,想必大周皇帝心中清楚,毕竟……曾经便是白家军一寸一寸夺走了我们燕国的城池国土,还有这大都城!”

    白卿言望着萧容衍面具后那双幽邃深沉的眸子,手肘担在隐囊之上,静静听着。

    “大周皇帝也必然知道,要拿下我们燕国的城池有多难,百姓不论男女老少齐心协力一同抵抗,即便是勇猛如长胜不败的白家军,想要打下一个城池也是损失惨重。”萧容衍负手而立,缓缓在大殿之中踱着步子,像是在说故事一般,“更别提……打下来的城池也早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城中百姓也大都会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