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逍遥行贫道爱烫头 > 第369章 母子温情,父子相见
    问:如何让一个野心家失去野心?

    答:去除他的资本。

    欧阳飞鹰的资本是什么?当然是他的武功。

    狄光磊曾经隐晦的向欧阳明日建议过,如果欧阳飞鹰不可救药,就废了他的武功,安排在乡下。

    过个三五年,或者六七年,就该清醒了。

    不清醒也没用,在一个小地方隐居久了,会和世界脱节。

    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不会武功,没有手下,对于外界的风云变化近乎一无所知,什么野心都该没了。

    哪怕是装,他也会装的大彻大悟,以此获得妻儿原谅。

    装的久了,假装也就成真的了。

    欧阳明日未必狠得下这个心,但重伤的欧阳飞鹰上门求医,他肯定会借机试探。

    就算不让欧阳飞鹰在床上躺三年五年,躺三五个月还是很可能的。

    “欧阳城主,今日只是小惩大诫,下次再撞到我手中,我可不会这么客气了,滚!”

    “噗!”

    欧阳飞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心中怒骂道:“命都打没了半条,还特么‘小惩大诫’,非要把人乱拳打成肉酱才叫‘不客气’么!”

    不过他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又没有什么筹码,只得强忍痛苦,勉强提起几分气力,快步离开。

    和半天月一样,欧阳飞鹰也不相信别人。

    只不过半天月是神月教教主,平日里行踪诡秘,可以用闭关作为理由迷惑教众。

    欧阳飞鹰作为四方城城主,长时间不现身,定然会人心浮动,于自身统治不利。

    想到此处,欧阳飞鹰大是头痛。

    服下一些珍藏的灵药,恢复了一丁点伤势,欧阳飞鹰最终还是去往水月庵。

    这些时日虽然在忙着算计半天月,水月庵的事也瞒不过他。

    他自然知道大名鼎鼎的“赛华佗”就住在水月庵。

    一向对外人不假辞色的玉竹夫人,对赛华佗极好,甚至亲自下厨为他做素斋。

    残疾的身体,姓“欧阳”,差不多的年岁,再加上自家媳妇的态度,欧阳飞鹰八成确定,赛华佗便是当初遗弃的那个孩子。

    去往水月庵的路上,欧阳飞鹰除了蛋疼还是蛋疼。

    从感性而言,他非常希望赛华佗不是他的儿子,是媳妇思念成狂,发了癔症,把赛华佗当成自己的儿子。

    从理性而言,他又觉得这个理由非常荒谬,堂堂赛华佗,怎么可能连个癔症都治不好。

    傍晚的时候,欧阳飞鹰到了水月庵。

    ……

    “明日,尝尝娘做的豆花。”

    玉竹夫人把一碗豆花递给欧阳明日。

    豆花很普通,比街边小贩做的好不了多少,少油少盐,寡淡无味。

    欧阳明日吃的很香,这是他期盼了二十多年的味道——母爱的味道。

    这段时间,欧阳明日每天都是笑容。

    那段凄婉哀愁的乐曲,他再也吹不出来了。

    唯一的缺憾是,还没摸清欧阳飞鹰的态度,两人只在私下里母子相称。

    “好吃,娘的手艺真好。”

    温润优雅的俊公子,大口大口的吃着一碗豆花,吃相和街头苦力一般狼狈。

    玉竹夫人看的很开心,这也是她盼了二十年的。

    修行中人崇尚清心寡欲,尤其是山中清修的,很多都是“过午不食”。

    豆花并不多,欧阳明日几口就吃了个干净。

    吃过饭,玉竹夫人刚想说什么,欧阳明日耳朵动了动,道:“娘,孩儿去做晚课了。”

    他哪有什么晚课,只是欧阳飞鹰到了而已。

    “去吧,记得早睡。”

    ……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哦?我凭什么不该来。”

    “水月庵是出家人清修之所,乃清净之地,容不下你这大富大贵之人。”

    欧阳飞鹰怒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欧阳明日冷笑道:“四方城城主,我还知道,你是来求医的,你身上的血腥味实在是太重了,三里外我都嗅得到。”

    出于怒意,欧阳明日对欧阳飞鹰没什么好脸色。

    出于礼法,欧阳明日不会直呼父亲名讳。

    这一个多月他过得很快乐,心中的阴霾已经去了大半,处理问题的时候,比以往更加理性。

    欧阳飞鹰道:“没错,我是来求医的,你医不医我?”

    “你可知我有三不救?”

    “哪三不救?”

    “不死不救,看不顺眼不救,为非作歹不救。”

    “你看我顺眼么?”

    “坦白说,非常不顺眼。”

    欧阳飞鹰怒道:“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你竟敢说你看我不顺眼!”

    欧阳明日毫不留情的讥讽道:“你不也看我不顺眼么?”

    “你……”

    “怒火伤肝,你的肝脏本就被打伤了,伤上加伤,可大大不妙。”

    “明日,你忍心眼睁睁看着我重伤不治而死么?”

    欧阳飞鹰见欧阳明日嘴上不饶人,但并未严词拒绝,心知有戏,立刻打起了苦情牌。

    “你若是这样,你娘也不会原谅你的!”

    “你再想想你那年幼的妹妹,她还不懂事,若是我死了,她该怎么办?”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

    看着声泪俱下的欧阳飞鹰,欧阳明日叹了口气,道:“我可以为你治伤,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当年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也不想记得,我只希望你日后不要为非作歹,做一个好人。”

    欧阳飞鹰立刻点头答应。

    他这种人,一向不把信义放在心上,答应的条件转口就忘。

    好人?

    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欧阳明日平日为人诊脉,都是悬丝诊脉,但欧阳飞鹰伤得太重,又是亲爹,直接号脉,真气探入欧阳飞鹰体内,细细探查。

    “好重得手,好强的功夫,谁打的?”

    “狄光磊,你听说过么?”

    欧阳明日和狄光磊只在酒馆见过一次,欧阳飞鹰的探子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探出来。

    听到是狄光磊下的手,欧阳明日一愣,转而想到了两人在酒馆的那场谈话。

    “不认识,没听过,一点印象都没有。”

    否认三连后,欧阳明日笑道:“你的伤能医好,就是需要时间。”

    “多久?”

    “也不用太久,三五个月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