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逍遥行贫道爱烫头 > 第396章 何以更兼修大药,顿超无漏作真人
    玄武印。

    狄光磊花费数年时间炼成的宝物,和龙魂刀、凤血剑一样,都生有灵性。

    只不过玄武印的灵性还是初成,如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会对狄光磊表示出亲近,会吸收狄光磊的真气成长,却没有完整的意识。

    距离神话传说中和主人心灵相通,能够自主修行的器灵,还差了很多。

    狄光磊在玄武印上倾注了极大的心血,甚至有所预感,玄武印大成之日,便是自己突破金丹之时。

    盘膝而坐,玄武印漂浮在胸前,左手轻握成拳,右手拇指轻扣在左手食指关节上,结宝瓶印,狄光磊的心神完全沉浸到玄武印之中。

    一股柔和至极的水元之力自玄武印内涌出,整个藏经阁好似漂浮在了湖泊之中。

    天地元气疯狂汇聚,如同正反气旋凝结而成的龙卷风,好似九天银河一般,近乎无限的灌注到藏经阁之内。

    智圆远远看了一看,念了一声佛号,随即默默闭目诵经。

    他佛心坚定,能够抵御外来心魔,钱权美色均不能动摇。

    但他毕竟是人。

    只要是人,便不可能无欲无求。

    智圆心中也有欲望,那个欲望便是洗髓易筋经。

    修佛一个多甲子,他也没能达成的状态,竟然被狄光磊轻而易举达成了,如何不让他心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大海滨摩罗耶山顶楞伽城中,与大比丘众及大菩萨众俱。其诸菩萨摩诃萨,悉已通达五法、三性、诸识、无我,善知境界自心现义……”

    诵经声自藏经阁内传出,少林为禅宗祖庭,随便一个僧人都知道,这是《楞伽经》。

    禅宗最重要的经典便是《金刚经》、《楞伽经》、《大乘起信论》,少林僧众诵读过不知多少次《楞伽经》。

    但即便是少林三千弟子同时诵经,也没有这等佛法无边的恢弘广大。

    天地元气自行凝聚,形成宝瓶、玉伞、羯鼓、振铃、鱼板、引磐等法器,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好似佛陀降世,开坛讲法。

    明明只是诵念经文,却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进入无边无尽的大潇洒、大自在、大解脱。

    “阿弥陀佛!”

    智圆口宣佛号,对着藏经阁的方向拜了下去。

    修佛至今,终得开悟,此生无憾矣!

    “远离常无常,而现常无常,如是恒观佛,不生于恶见。

    若常无常者,所集皆无益,为除分别觉,不说常无常。

    乃至有所立,一切皆错乱,若见唯自心,是则无违诤。”

    众僧听到高深处,若有所悟,兴高采烈,可在狄光磊诵读完“如来常无常品”后,诵经声戛然而止。

    不只是诵经声,就连天地元气的变化也瞬间消失,就好似有什么力量直接把人抹去了。

    不上不下的感觉比隔靴搔痒更让人难受,智圆带领众僧去往藏经阁,可藏经阁内哪儿还有狄光磊的影子。

    见众僧失望的表情,智圆开解道:“天地尚不完美,我等何必苛求,若是太过执着,反倒辜负了狄施主一番好意。”

    “阿弥陀佛,方丈师兄教训的是,我等着相了。”

    ……

    狄光磊确实离去了,不是离开此方世界,而是玄武印表露出“吃饱了”的念头。

    不是真的吃饱了,而是关于“佛”的部分吃饱了,需要别的心法补足。

    北尊少林,南崇武当。

    狄光磊停下催动洗髓易筋经,径直去往武当山。

    智圆等人觉得不上不下,狄光磊又何尝不是。

    突破突到一半,别说有多难受了。

    一路无话,狄光磊凭轻功快速赶路,到了武当山之后,一头扎进武当派专门用于传法的“修真阁”。

    束湿成棍、九天混元正气、松鹤心经、弱水柔易九转功……

    一门门神功看过去,狄光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武当派至高内功——《龟息大法》。

    本世界的龟息功和别的世界的闭气法门全然不同,是一门能够练成玉骨仙肌,避食五谷,不畏水火的无上玄功。

    只可惜心法太过深奥,和少林的洗髓易筋经一样,只能束之高阁。

    盘膝而坐,玄武印悬在胸前,双手结宝葫芦印,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天地元气席卷而来,惊动了武当山上全部高手。

    玄武嘶鸣的声音自修真殿内传出,玄之又玄的道韵让武当掌教青松真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乎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同样是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不过这一次,狄光磊诵念的是《阴符经》。

    经文很短,诵念完了之后,又诵念《皇庭经》、《清静经》。

    及至最后,不再诵念道经,而是讲起了太极阴阳之道。

    武当弟子在修真阁外盘膝而坐,恭听狄光磊讲道,无一人上前打搅。

    修真阁内,随着龟息大法被狄光磊修成,体内的佛道力量重新归于平衡。

    洗髓易筋经增强灵性,龟息大法蕴养元气,玄武印的威能越来越强。

    狄光磊运转真气,逼出精血,滴在玄武印上。

    玄武印上的龟蛇似乎活了过来,吸收狄光磊的精血,飞速的成长。

    “嗷呜~~”

    玄武的嘶吼声越来越强,天地之间的水汽被引动,凝聚成了十多丈大的玄武虚影。

    狂风怒号,乌云盖顶,苍天为之震动。

    武当弟子已经远远退开。

    不是不想看,也不是不好奇,而是青松真人把所有人都赶走了。

    武当不如少林悠久,但毕竟出过张三丰这等绝代人物,底蕴不亚于少林,青松真人自然知道这是武道高手突破之时的场景。

    在这种情况下,武者内心会极度敏感,任何微小的波动都可能被视为挑衅。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云散了,天地元气恢复平静,七色彩虹笼罩武当山,为真武大殿增添几分神秘的色彩。

    狄光磊站立在真武殿外的玄武雕像上,白衣胜雪,一尘不染,好似神仙下凡。

    饶君了悟真如性,未免抛身却人身。何以更兼修大药,顿超无漏作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