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逍遥行贫道爱烫头 > 第434章 聂风驱狼吞虎,雄霸惨背黑锅
    聂风反偷袭,一招斩杀绝心,但刀气已泄,看似绝不可能挡住绝无神这一拳。

    刀气泄了,腿劲没泄。

    聂风办事细致周到,出手之前便已经想到了一切可能。

    在绝无神出拳的一瞬间,积蓄的腿劲爆发而出,磅礴无量的腿劲化为刀气,向着四周疯狂飚射。

    天崩地裂+无狼可杀!

    两种至凶至邪的武技融为一体,再加上疯血带来的癫狂,即便功力远远不如,这一腿也让绝无神不敢小觑。

    “轰!”

    拳劲腿劲对撞在一起,聂风只觉得有一座大山冲撞过来,腿部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若非自幼修行腿法,骨骼关节远比寻常武者坚实,腿骨非断不可。

    聂风不敢有任何停留,借力飞退,几个闪烁,便已经消失无踪。

    细密如雨的腿劲袭来,绝无神体表自动浮现出金黄色的护体罡气,不动如山,任凭腿劲狂暴,也伤不到他半根毫毛。

    但他终归还是被腿劲拖延,没能追得上聂风。

    收起护体罡气,看了死去的绝心一眼,绝无神心中思绪万千。

    绝心虽然是长子,却是他和一个女俘虏生的,他只把绝心当成工具,并不宠爱,死了也只是可惜失去了一件武器。

    可方才那刺客杀绝心以及同自己对攻的招式,赫然是“狼杀”。

    破军虽然献上了狼杀秘籍,但练过这门武功的唯有破军,绝无神不确认到底是不是破军做的。

    如果是他,那似乎有些愚蠢,破绽露的太明显。

    如果不是他,天底下又有谁会狼杀,又有谁能够把狼杀练到这等地步。

    破军武功高强,心狠手辣,是他对付无名的底牌之一,绝无神绝不会因为一些怀疑便自折梁柱。

    聂风要的也是这个。

    绝无神心中有疑虑,必然会连夜探查,这就给了他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机会。

    ……

    黑夜笼罩之下,聂风如同蝙蝠一般,灵巧的穿梭在无神绝宫的各个宫殿中。

    无论是复杂的回廊,还是巡视的鬼叉罗,都没能挡住他的脚步。

    通过破军,聂风已经知道无神绝宫的地图,了解鬼叉罗巡视的规律。

    不多时,聂风到了颜盈的闺房。

    颜盈正在慢条斯理的做衣服,一件十来岁的孩子的衣服,她和绝无神的儿子绝天的衣服。

    聂风闪电一般进入房内,伸手敲晕侍女,死死盯住颜盈。

    虽然过了十多年,颜盈的容貌却和当初没什么分别,让聂风瞬间想到了过去。

    刚刚催发过疯血,聂风的性子有些暴躁,冰心诀也只能稍稍压制,并不能彻底压下翻腾的气血。

    颜盈并不慌张,轻声道:“你就是今晚的刺客?想抓我当人质保命?”

    聂风冷笑道:“活命,你竟然会关心我的性命!”

    声音森冷阴寒,全无平日里的温和仁厚。

    颜盈感受到了聂风言语中的怨愤,那并非是深仇大恨,而是一种被抛弃的幽怨,只是身上的煞气大了一些,这才显得森冷。

    “你什么意思?”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得罪了!”

    聂风伸手点了颜盈的穴道,用黑绸袋把她装起来,从窗户离开。

    无神绝宫的防御力量都被方才的动乱引走,绝无神正在和几个鬼叉罗管事议事,颜盈这里的人并不多。

    以聂风的轻功,再加上破军的安排,轻而易举便带走了颜盈。

    出了无神绝宫,聂风并没有去见破军,而是带着颜盈到了天下会在东瀛的一处隐秘据点。

    ……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聂风解了颜盈的穴道,颜盈立刻开口质问。

    聂风摘下面巾,露出俊秀非凡的容貌。

    天下第一美人的基因自是不凡,聂风刚刚出道时,除了“风中之神”,还有“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名号。

    看着这张脸,颜盈有些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略带血红的眼睛,更是无比熟悉。

    那不是因色欲热血沸腾,而是因愤怒激发了血脉。

    聂家疯血!

    一句话没说,颜盈便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风儿,风儿,你是风儿,我的风儿!”

    说着,颜盈上前把聂风抱在怀里,不住的哭泣。

    虽然贪慕荣华富贵,颜盈却并非心狠手辣之人,尤其是对于聂风,更是有十多年的愧疚。

    感受着颜盈的真情流露,聂风的愤怒逐步被压下,疯血的魔性也被冰心诀压制,恢复了仁厚善良的本性。

    “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

    这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解释,颜盈更不想在聂风面前说谎。

    “你真的想知道当初的事情?”

    聂风摇了摇头:“如果你觉得伤心,可以不讲。”

    “那你会认我么?”

    “只要你还想当我娘,我便是你儿子。”

    正常状态的聂风身上有一种童博、花满楼式的温暖,任何人在他身边都会感觉到非常舒服。

    越是如此,颜盈越觉得愧疚。

    “风儿,你这些年,过得好么?”

    “还行,我是天下会神风堂堂主。”

    “天下会!帮主可还是雄霸?”

    “是,怎么了?”

    “就是他害死的你爹!”

    “什么?”

    雄霸和聂人王决斗之前,颜盈便已经跳江,她担心接到儿子的死讯,故作鸵鸟,没有查探,却知道聂人王自此没有出现在江湖上,显然是死了。

    “当初……”

    颜盈详细的把当初的事情说了一遍,道:“风儿,雄霸对你绝对没安好心,你可千万要小心,如果能走,赶紧走!”

    聂风道:“你愿意走么?”

    聂风闪身让开了大门,道:“如果你愿意和我回中原,过去的事情就此过去,如果不愿意,你现在就可以回无神绝宫。”

    顿了顿,聂风道:“东瀛贼子狼子野心,对中原多有觊觎,绝无神入侵之日,便是他的死期,中原的高手,远超他的想象。”

    “你说的是武林神话无名?”

    “不,我说的是一位武功高强,文韬武略的奇人,不管是雄霸还是绝无神,都不是他的对手。”

    聂风不是傻子,狄光磊的目标,他早已猜出几分。

    以狄光磊显示出的武功和智计,聂风觉得便是雄霸和绝无神联手,也绝不是敌手。

    曾经聂风还有些纠结,现在不必了,正好两不相帮,带着母亲和明月隐居。

    颜盈道:“这里是无神绝宫的地盘,就算我想和你回去,怕也没有机会。”

    “不,最近一段时间,无神绝宫必生大乱!”

    ……

    聂风说的不错,无神绝宫果真乱了。

    绝无神原本对破军只有怀疑,但发觉颜盈被盗走,又正好堵住了等待聂风的破军之后,一场大战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破军,我对你如此信任,你却狼子野心,杀我孩儿,盗我美人,真真是岂有此理!!”

    破军误以为聂风被抓,供出了他,心中骂了聂风一句,知道绝无神性格的他也不辩驳,喝道:“是老子做的又怎么样!”

    绝无神怒道:“是你做的,你就给我死!”

    话音未落,杀拳已经轰出。

    杀心!

    破军拔出天刃刀和贪狼剑,喝道:“贪狼噬日!”

    天刃刀又称七杀刀,七杀刀,破军,贪狼剑,正好组成“杀破狼”格局,乃凶中之凶。

    天地间的凶煞之气被破军引动,化为刀气剑气,如同龙卷狂风一般杀向绝无神。

    “轰!”

    拳劲和刀气剑气疯狂对撞,散溢的劲力射向四面八方,杀死了数十鬼叉罗,密不透风的封锁线立刻出现漏洞。

    破军没走。

    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岂能看不出这是绝无神故意露出来的破绽。

    刀剑一分一合,刀气剑气汇聚成一匹巨狼,杀向绝无神周身要害。

    杀破狼——狂狼斩天!

    这是破军为了对付无名,苦练十多年的强招,没想到先用在绝无神身上了。

    绝无神右拳真气汇聚,劲力在一瞬间提升一倍,对着破军狠狠挥出。

    杀拳——杀神!

    这个“神”指的就是“武林神话”,换而言之,这一拳也是为无名准备的。

    无名也真是走运,狄光磊随口瞎忽悠,两个苦心积虑算计他的人便把多年研究的强招对轰出去。

    “轰!”

    刚猛无匹的拳劲和凶神恶煞的刀气剑气对撞在一起,散溢的劲力弥漫方圆百丈,鬼叉罗大队被冲开一个巨大的缺口。

    巨狼被拳劲一拳打成粉碎,破军把天刃刀和贪狼剑横在胸前,挡住余下的拳劲,借力从缺口飞掠离去。

    他的轻功不如聂风高深,从缺口逃离还是没问题的。

    绝无神挥手压下漫天烟尘,怒道:“给我搜,不惜一切代价抓到他!”

    此后数日,无神绝宫的人和破军大战数场,破军也知道那个“小马”并没有被抓,自己完全是被人当成傻子耍了。

    “雄霸,你惹龙惹虎都不该惹我,我忍屎忍尿也不会忍你,我要你死的好惨好惨啊!

    还有那个小马,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却不知,聂风已经趁着他搞出来的乱子,带着颜盈坐船离开了。

    ……

    去往中原的商船上,聂风看着波涛万里的大海,豪气万千的吟诵道:“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