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逍遥行贫道爱烫头 > 第558章 三牛降三鼠,黑莲动佛心
    “好吃,好吃,真好吃啊。”

    “还是和尚好,膘肥体健,灵气充足,吃了能增长不少修为。”

    “那大象也不错,象鼻子的味道可真是……吧嗒吧嗒……吸溜吸溜……”

    一座残破的寺庙内,三只老鼠精一边剔牙,一边回味刚刚吞下的血肉。

    这三只老鼠是荒古异种“吞天鼠”的后裔,只不过是混血,血脉不纯,虽有吞噬万物之能,却也无比的贪婪。

    比饕餮还要贪婪。

    突然,三鼠抽了抽鼻子,道:“牛肉味,我闻到了牛肉味,又来了三块香肉,好,好!”

    抬眼向半空看去,正是狄光磊和辟寒三兄弟。

    鼠老三喃喃道:“只闻到三块肉的味道,怎么来了四块。”

    鼠老二性格最是阴狠,冷笑道:“管他的,先吃那三头肥牛,剩下那个当点心。”

    鼠老大心眼最多,厉声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不忙吃,先问问这是谁。”

    “你们是谁,报上名来!”

    “真武荡魔天尊座下,辟寒!”

    “真武荡魔天尊座下,辟暑!”

    “真武荡魔天尊座下,辟尘!”

    辟寒喝道:“妖孽,你们为祸人间,犯下大孽,识相的束手就缚,否则,我认识你,我手中大斧不认识你。”

    鼠老大骂道:“妖孽妖孽!你不也是妖孽么!哼,还以为今天能吃到牛肉,没想到这牛肉却是狗肉味的。”

    辟暑怒道:“执迷不悟,死不足惜,受死!”

    话音未落,三牛和三鼠斗在了一起。

    辟尘的兵刃是一把开山大斧,辟暑的武器是一杆凤嘴刀,辟尘的武器是一条长棍,都是狄光磊铸造。

    三牛跟了狄光磊数百年,当然不是混吃等死,每一个修为都有很大提升。

    本就蛮力惊人,如今更是力大无穷。

    仅仅数招,便把三只老鼠轰的筋酸骨软,连连后退。

    三鼠想要凭借速度啃啮,一时之间却啃不透那厚厚的犀牛皮,一个不小心还会被牛角顶撞。

    尖牙利齿被克制,三鼠可以说绝无胜算,但他们却死战不退。

    一方面是被三牛组成的三才阵封锁,另一方面则是心中不忿。

    众所周知,神仙菩萨抓到妖怪,不一定会杀死,很可能会收为坐骑、随侍、宠物、护山神甚至是弟子。

    三界之中,收集癖最大的有三个,观音菩萨,狄光磊,二郎神。

    观音菩萨喜欢收集奇珍异兽,甚至有一个灵兽园。

    二郎神喜欢毛茸茸的萌物,狗只有哮天犬,猫却养了不少。

    狄光磊为了扩充蜃楼小世界,收集了很多灵植,麾下还有三只犀牛和五条龙。

    但无论是哪一位,哪怕是最喜欢异兽的观音菩萨,也没兴趣养三只吃不饱的大黑老鼠。

    这就导致,除了锦毛白鼠和寻宝鼠这种讨喜的鼠类之外,别的鼠妖都是被人灭杀的份,想当个坐骑都做不了。

    对于辟寒三兄弟,三只老鼠是羡慕嫉妒恨,煞气冲脑,非杀不可。

    如此过了二三十招,辟寒突然飞身而起,手中开山大斧重重劈下,斩出一块寒冰,把鼠老大冰封。

    辟暑的凤嘴刀伸出三个刀片,喷出熊熊烈火,把鼠老二困住。

    辟尘旋起长棍,顿时飞沙走石,沙尘凝成锁链,把鼠老三牢牢绑缚。

    这冰、火、风三门神通,是狄光磊传授,三牛苦修二百多年,一经施展,便拿下了三只老鼠。

    狄光磊扔出文殊菩萨给的佛塔,把它们收了进去。

    佛塔自行显化出佛光佛印,逐步炼化老鼠精的修为,直到炼化的灰飞烟灭,方才会结束。

    一只锦毛白鼠出现在狄光磊脚边,跪倒在地,哀求道:“恳请天尊慈悲,饶恕三位兄长性命,小妖愿积累功德,为兄长赎罪。”

    狄光磊看了锦毛白鼠一眼,道:“万事万物均有一线生机,不过能不能抓住,那可就是自己的事情了,机会,只有一次。”

    “请天尊指教。”

    “你自己去想吧,这是本座炼制的捆仙绳,算是对你的勇敢的奖励。”

    把捆仙绳递给锦毛鼠,狄光磊骑上辟寒,返回武当山。

    佛塔内,想要报仇的三只老鼠顿时泄了气。

    人家的坐骑都能吊打你,还报个什么仇!

    锦毛鼠紧握捆仙绳,道:“兄长放心,只要你们诚心悔改,天尊一定会饶恕你们的。”

    事情似乎按照文殊菩萨的计划在发展。

    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意外。

    意外到来的时候,再怎么惊人的智慧,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比如现在。

    锦毛鼠离去不久,一朵黑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佛塔之中。

    黑莲传出威严赫赫的神念压力,又传出“臣服或者死”的念头,骇的三只老鼠立刻跪地讨饶。

    黑莲的法力超凡脱俗,很多部分和佛法极为类似,甚至可以说是佛法的另一面。

    只是光芒一闪,不管是佛塔还是三只老鼠精,都被收入到黑莲之中。

    黑雾弥漫,黑莲无声无息的消失,便是如来佛祖洞彻三界玄虚的佛眼,也没能发觉到黑莲的痕迹。

    文殊菩萨感觉到佛塔消失,立刻动手掐算,却只看到一片混沌,以及幽深至极的黑暗。

    文殊菩萨昔年教导七佛成道,无论修为还是见识都是灵山最顶尖的,更有算尽一切的大智慧,大神通。

    可面对这股黑暗,文殊菩萨心中竟然生出一股无力的感觉。

    恐惧!

    文殊菩萨首次发现,自己竟然会对某一种存在生出恐惧。

    正要去找观音菩萨和普贤菩萨联手推算,燃灯古佛的法身突然降临。

    “文殊,此事交由老僧处理,你切莫再想此事,明白了么?”

    神圣仙佛的念头是有力量的,神念一起,便非行动不可。

    玉帝昔年便是因为贪念,分魂转世为刘长生,这才有了真武大帝这个神位。

    以文殊菩萨的修为和智慧,越是思索,陷得就越深。

    一旦深陷其中,那可就是灵山的灾难了。

    文殊菩萨道:“古佛可否告知弟子,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燃灯古佛眼中闪过沧桑和怀恋,以及深深地悔恨,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那是本座昔年犯过的一件错事,一件抱憾终生的错事。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老僧而起,最终,也该因老僧而结束。

    文殊尊者,此事万万不可再想,切记切记。”

    说罢,燃灯古佛飞身去往武当山,此事狄光磊也参与其中,他也要去叮嘱一二。

    燃灯古佛的规劝是好意,文殊菩萨知道该放下,但他实在是太聪明,太有智慧了。

    恐惧和好奇之后,变是深深的焦虑。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连想都不能想?

    到底是什么样的错事,让燃灯古佛抱憾终生,不能放下,不得解脱?

    这个存在,这件错事,会给灵山,给佛门带来什么样的劫难?

    在这场劫难中,我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一个个问题充斥在文殊菩萨的脑海,他的理智告诉他停下来,但他做不到。

    哪怕用大神通把这段记忆彻底斩去,文殊也不会停下这段念想。

    智慧是一种恩赐,也是一种诅咒。

    过了不知多久,文殊菩萨强行以大神通封住意识,这才停下了思索。

    但焦虑的种子已经埋下,除非把事情解决,否则无论什么佛法,什么神通,都解决不得。

    ……

    “古佛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

    燃灯古佛道:“为了一桩因果。”

    狄光磊奇道:“啊?咱们之间有因果么?”

    “不是咱们之间的因果,是老僧当年的因果,罢了,不说这个,天尊应该发现,那佛塔没了。”

    事实上,燃灯古佛不说,狄光磊还真不知道这事。

    毕竟狄光磊从未在乎过那三只老鼠,只想着怎么把锦毛鼠收为随侍。

    如今听闻此事,动手掐算,和文殊菩萨一样,都只看到一片混沌和幽深的黑暗。

    “古佛,这是什么意思?”

    “此事交由老僧解决,一应因果归于老僧,老僧此来,只为了结因果。”

    “若是如此说,贫道还赚了便宜,那就多谢古佛慷慨了。”

    燃灯古佛满意一笑,在武当山讲道一番后,回了灵山。

    狄光磊手一翻,掌心不断出现各式各样的莲花,口中喃喃自语。

    “因果?你说消掉就消掉,哪有那么容易。”

    “或许你想到了,或许你没想到,但不管怎么说,老鼠都被那位大人带走了,你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这是灵山的佛劫,不该是三界之劫!”

    ……

    阿修罗界。

    无天看着跪拜在身前的三只老鼠,眼中闪过道道寒光。

    吞天鼠是盘古开天以来,最强的灵兽之一,尖牙利齿咬碎一切,吞噬之力无与伦比,太上老君亲自出手,才磨灭了它的灵蕴。

    这三只老鼠虽然是混血,只有部分血脉,但毕竟觉醒了血脉神通。

    只要修行返本归元的法决,提升血脉浓度,终有一日,它们的牙齿能够咬碎空间壁垒。

    到那时,无天就不是分身进入三界,而是真身进入了。

    若非有如此收益,他也不可能冒着被燃灯发现的风险,冒险进入三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