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八一八 愿意的代价
    “这是....”

    靠着万年塔灵的记忆,提供出来的一个古老的方法,千云生他们还真的打开了一些禁制。

    当然这个方法显然也不是万能的,毕竟千云生他们修为仅仅是元婴,大部分禁制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过强大。

    他们这会的感觉,就有点像拿着细针捅锁眼的窃贼--被他们捅开的就直接拿走,捅不开的也不纠结,赶紧朝着下一个去。

    就这么被他们“凑巧”地撞大运般捞到手数十件东西,他们甚至都来不及细看到手的东西。就张大了嘴巴,看到了甲字房的深处,一张极其古老的卷轴。

    “这是....”

    “这是法则真意的传承啊!”

    本来还沾沾自喜前面获得了不少宝物的千云生三人,当见到眼前这个东西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前面那些全都成了鸡肋。

    只见得轩辕一绝狠命地搓着手道:“我一直以为法则真意只能靠着自己慢慢领悟,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传承!”

    “这朱家不愧是豪门大族,就光这法则真意的传承恐怕就足以换这好几屋子里的东西了!”

    千云生也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法则真意传承,所有修士都明白,只有掌握了法则真意,才是真正从中阶修士迈入进了高阶修士的行列。

    其实在魔女和一众正道修士的祭仙坛之战,他就看得极其的清楚。哪怕你法力再是深厚,只要没有掌握法则真意,就是会和掌握法则真意的修士争斗中,吃上大亏。

    “这才是朱文正整个洞府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啊!”千云生心中感叹,耳边就听得宫小月也颇为苦恼地道:“不行,塔灵的方法根本就没有用处!”

    “嘶....”前面那些宝物拿不到也就算了,千云生其实还不太如何纠结。但是眼前的法则真意传承,别说花钱买不到。这恐怕要是当面错过了,会是能让千云生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因此就连他也有些把持不住地沉吟道:“要不干脆....搏一把,强行打开?”

    反倒是塔灵,也许经历的岁月够长,连忙咳嗽提醒道:“主人,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更何况如此重要的东西,咱们也不能肯定,朱前辈有没有设下什么自毁的手段。一旦我们强行打开,搞不好反而啥都得不到,还惹来一身骚。”

    千云生被塔灵提醒,心中一凛。暗道自己这是一下子得到的好东西太多,起了贪念了啊!

    想到这里,他眼神恢复了清明,朝塔灵点了点头,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不过虽然他心中已经明白强来必不可取,但内心还是无比的纠结。毕竟眼看着这么重要的宝物就在自己触手可及之处,但却拿不到手,还是令千云生有些发狂。

    宫小月大概也明白眼前东西的重要,想了想出主意道:“要不要干脆我们先去解决朱明春,在我们撤退的时候,试着强行破开这里将这道传承拿走。”

    “如果真的能成,我们就直接伪造现场,把一切都栽赃给朱明春。如果万一失败,起码我们也不损失什么。”

    千云生认真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道:“且不论你说的这个前提,需要的偶然可能就太多。甚至我们根本就不能确认,我们从这里出去之后,还能不能再一次回到这里。”

    宫小月显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办法有些冒险,她见千云生还是要以稳健为主,于是继续皱着眉头再一次认真思索起来。

    轩辕一绝虽然也舍不得眼前这件东西,但是对他来说营救孔盈盈显然更为重要。

    因此他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极为不舍地道:“要不干脆我们在这里布置下一道传送阵,想来肯定能回到这里了!”

    千云生望了他一眼,摇头道:“且不说我们离开之后,万一在三大派里露了行藏,很有可能被三大派循着蛛丝马迹发现这里。”

    “就算是等我们走后,随着荒藤逐渐吸饱,洞府中的灵气、禁制重新恢复,你觉得你还有机会能传得进来吗?”

    “那怎么办!”轩辕一绝狠狠地一跺脚道:“难不成咱们就眼睁睁看着却拿不到不成?”

    “我倒是愿意用刚才拿到的所有东西,来换这一道法则真意的传承!”

    轩辕一绝这么一番抱怨的话,却令得千云生的脑子里宛如闪过了一道霹雳。

    他顺着轩辕一绝刚才的话,一边思索一边慢慢地道:“你提醒我了!或许我们可以跟朱前辈谈谈!”

    “你疯了?!”轩辕一绝讶然道:“咱们一和他谈,岂不是让他就明白了咱们得了他不少的宝物?”

    “万一他因此恼怒,不再跟我们合作了怎么办?”

    千云生摇了摇头道:“刚才你也说,为了得到这件法则真意的传承,你愿意用已经得到的所有宝物来换。”

    “那我问你,朱前辈为了杀朱明春,他又愿意用什么来换呢?”

    “你别忘了,他为了杀掉朱明春,现在连他最为厌恶的魔门中人他可是也合作了,还愿意给我们一人三件宝物作为奖赏!”

    千云生这话一开口,轩辕一绝就陷入沉思地道:“你是说...咱们可以试一试他的底线?”

    千云生暗道轩辕一绝倒是不笨,只是也许他之前在困苦的环境中呆得太少,所以没有自己这般心狠手黑....

    不过他很快就“呸呸”道,什么心狠手黑,分明是胆大心细....想到这里,他也一边整理思路一边道:“咱们要是直接找他要这道法则真意的传承肯定不行,说不得还要讲些策略才行.....”

    “讲些策略....”宫小月在一旁沉吟道:“无非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以朱前辈的丰富经验,恐怕实在难以成功吧?”

    千云生点了点头道:“一般情况确实如此,但是要是不是我们,而是有比我们更加觊觎他宝物的人呢?”

    “你是说....朱明春?”轩辕一绝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千云生这张口就来瞎话的本事这么强。

    宫小月显然也明白了千云生的意思,但是她却有些不解地摇头道:“万一朱前辈不肯上当,要我们借此设伏,反而趁机拿下朱明春,那岂不是我们的计谋就露馅了?”

    千云生虽然还暂时没有将一切都想得清楚,但显然宫小月这个问题他早就已经思量过。因此笑着道:“我们看重朱家这道法则真意的传承,那是因为我们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

    “但是你们觉得,这道传承对于朱明春,会有跟我们一样大的吸引力吗?”

    千云生问出这话来,轩辕一绝和宫小月顿时摇了摇头。显然对于朱明春来说,搞不好他只要按部就班的成长起来,那这道法则真意的传承,他就不会错过。

    不过千云生这个提醒,让轩辕一绝有些醒悟地道:“你是说,咱们若要是栽赃朱明春的话,也决不能提这件宝物。”

    “反而是要朱前辈毫无所觉之中,将这件宝物主动送到我们手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