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全知图书馆 > 第四十六章 团队默契的雏形
    奥斯卡的脸色不太好看的想着“该死的,我还是回来晚了吗?”。

    奥斯钦这一看就很费力的跑步姿势,明显是已经受伤了才造成的。好在,考恩还一直在陪着奥斯钦。

    虽然现在奥斯钦的表情看起来还算是轻松,也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但奥斯卡却无法原谅自己作为亲哥哥是这么的粗心。

    看着跑到近前的奥斯卡那难看的脸色,奥斯钦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体重挂到了奥斯卡的身上。

    顺便说道:“哎呀呀,我粗心的老哥呀,本来呢你已经跑了,我也就不准备把你怎么样了,

    可是现在你竟然已经自己送回来,那就别怪你弟弟我拖着你一起吃不上晚饭到时候只能啃香肠喽。”

    对于奥斯钦这明显是活跃气氛的话,奥斯卡没有回嘴,只是更好地撑住奥斯钦的体重往前跑去。

    有朋友可能会问,奥斯钦受伤明明是特殊的情况,为什么兄弟俩还是死板的坚持着不使用魂力和魂技的规则呢?其实这都是有原因的。

    今天下午的负重跑步惩罚,本来就是一个团队性质的惩罚任务。

    团队在完成一个任务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要互相帮助,协作前进。

    奥斯钦会受伤是因为体力透支。

    那奥斯钦为什么会在有队友的情况下体力透支呢?

    体力透支之后为什么没有队友来帮助奥斯钦呢?

    这两个问题这说明了在完成这次的团队惩罚任务的过程中,大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团队的一员这一点。

    团队成员之间对彼此的关心不够,没能对队友有足够的信任和了解,没有真正的做到用团队的方式做事。

    这才是造成奥斯钦体力透支受伤的最根本的原因。

    怎么可以因为这种由于自身没有达到任务完成的要求,导致了任务完成难度增加的情况,而打破完成惩罚任务的规则呢?

    奥斯卡拖着奥斯钦跑了一段路之后,就又遇上了找回来的戴沐白和马红俊。

    这次惩罚任务的最终结果就是,当天晚上,四个老生一个能吃上学院食堂的晚餐的都没有。

    奥斯钦忍着强烈的疲惫感洗完澡躺到床上之后,回想着下午的时候自己看到的那三道背着夕阳的余晖跑回来的身影,

    嘴角划过一丝笑意“自己并不比谁更特殊,所以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惦记着自己,但是这种被人惦记和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原本还想着给新生们送汉堡的,现在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第二天早上,奥斯钦没有任何意外的再次没有起的来,但是这一次,奥斯卡在出门之前嘱咐考恩,不要强行叫醒奥斯钦。

    操场上,弗兰德看到奥斯钦竟然敢迟到刚要发火,让人去找他过来受罚。

    奥斯卡就把奥斯钦短时间精神力两次透支的情况告诉了他。

    这下弗兰德顾不上什么惩罚不惩罚了,反复询问奥斯卡,确定了奥斯钦的精神力透支并不严重,才松了口气。

    只是因为奥斯钦是在短时间之内连续的透支了精神力,所以想要恢复,需要更长时间的睡眠才行。

    对于这一点,弗兰德大手一挥,今天的课奥斯钦免了,就让他睡吧,反正宿舍里还有考恩在,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奥斯钦不用上今天的课了,其他人可还得上,尤其是新生们,这可是他们在史莱克学院上的第一堂课。

    弗兰德今天安排的课程并不是魂导器相关的,他收到了一封神秘来信,来信的人让他帮忙改掉宁荣荣的公主病。

    所以这第一节课,就是弗兰德是专门设计的,课程的内容很简单,跑圈。

    老生们和唐三、小舞、朱竹清三人带上负重魂导器开一倍重力,宁荣荣空手,围着村子跑十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吃饭。

    要是晚上食堂关门之前,还没跑完那就不用吃了,除了奥斯卡被允许使用20次第一魂技之外,其他人不准用魂力。

    接着一挥手,把负重魂导器给了唐三他们三个新生之后,就径直走人了,起码看起来是走了。

    院长布置任务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跑呗。

    帮着唐三他们调好负重魂导器的倍数并开启,戴沐白就领头跑了出去。

    一开始倒没什么,但是当宁荣荣知道一圈竟然有二十公里之后,直接就爆发了自己的小魔女的本性。

    甩下一句“什么破学院会不会教学啊”就头都不回就离开了跑圈的队伍。

    因为用上了七宝琉璃塔的加速魂技,宁荣荣的速度非常的快,根本就没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

    剩下的人在反应过来之后,都是面面相觑,本来脾气就不怎么样的戴沐白当场就准备发飙,但是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

    “她以为她谁啊,自己完不成任务,就瞧不起我们史莱克学院,七宝琉璃宗了不起啊”向来心直口快的马红俊直接就开口嘲讽了,

    “又不是老子们求着这小娘们来史莱克学院的,她甩脸子给谁看啊,七宝琉璃宗的人就这素质啊!”

    小胖子是弗兰德的弟子,最是不能忍受别人说史莱克学院的不是。

    不说马红俊,对学院那是打心底里认同的奥斯卡和戴沐白的表情都是相当的难看。

    唐三此时也是摇摇头说道:“看起来倒是温柔可人,没想到本性竟然是这样的,到确实是有些败坏七宝琉璃宗的名声了。”

    小舞也说道:“真是没看出来,宁荣荣竟然是这样的人,跟她住在一起还真是觉得有些丢人呢。”

    朱竹清虽然还是冷着脸没说话,但是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也是看不上宁荣荣的。

    最后还是奥斯卡率先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拉了拉戴沐白说道:“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人,不值得我们耽误完成学习任务的时间。”

    戴沐白这才带队重新开始跑圈。

    不可否认的是奥斯卡对于宁荣荣是有好感的,哪怕是现在奥斯卡也无法对宁荣荣的脸起什么反感的想法。

    但是如果这就是宁荣荣的本性的话,奥斯卡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有想要追求宁荣荣的想法的。

    不想跑步的人已经离队了,认真完成任务的人还在继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共同的观点存在,隐隐的,六个人的队伍此时似乎变得更加的和谐了一些。

    上午十点,宿舍区,奥斯钦的房间,奥斯钦此时还是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在短时间之内清醒过来的迹象。

    不过也是有好消息的,奥斯钦的脸色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苍白而是恢复了红润。

    突然,一只硕大的白色狗头伸到了床上,狗子漆黑的双眸之中倒映着床上的少年的身影,闪烁着人性化的担忧之色。

    不过在狗子的耳朵和鼻子先后抽动几下之后,眼中的那种担忧之色就逐渐淡去了转而呈现出的是欣慰或者说如释重负。

    接着狗头收回,再次变成了趴伏在床下的状态,一呼一吸之间似乎就已经进入到了一种神奇的冥想状态之中。

    晚上六点半,床上的奥斯钦已经不再是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了,而是不时的变换一个姿势。

    很显然,距离奥斯钦清醒过来的时间已经不会太长了。

    视野转换,史莱克学院操场,此时弗兰德正背着手站在排成了一排的七个少年和少女之前。

    七个人中的六个人身上都被汗水和泥土弄得一片狼狈,哪怕只是保持着站直身体的动作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疲惫。

    而剩下的一名少女身上却是相当的干净,可以感觉出来她的心情还是不错的,甚至在隐约之间好像还有点瞧不起另外的六个人。

    这种奇怪的景象,生生的将原本站成了一排的七个人分成了两个部分,两个部分之间徘徊着诡异的气氛。

    “戴沐白”弗兰德沉声道,“你们跑完十圈了吗?”

    虽然很是疲惫,但是戴沐白还是上前一步大声的回答道:“院长,我们六个跑完了,但是宁荣荣我不知道她跑没跑完。”

    这问题,戴沐白回答的相当干脆,丝毫没有任何想要包庇宁荣荣的想法。

    邪眸白虎戴沐白,对于自己不熟的人向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客气。

    宁荣荣早上的行为,对于戴沐白来说简直就是打脸加挑衅,当时没把宁荣荣揍趴下,完全是因为宁荣荣跑的太快加上时机不对。

    在这一整天的跑步过程中,戴沐白六人经历了饥饿和体力不支的各种挑战,但是没有一个人想过要放弃任务或者是偷偷使用魂力作弊。

    最终六个人能够在不使用魂力的情况下,全部完成一倍负重跑两百公里的任务,靠的就是队友之间的互相扶持。

    可以说,一个简单的跑步任务已经让老学员们充分的认识到了新学员的人品和态度。

    这种认识,在短时间之内就让本来还应该很陌生的新老学员之间形成了一种无言的团队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