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圆环 > 第120章 我们要玩的尽兴(求全订)
    齐心竹一脸疑惑的看着吕落,刚才吕落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而且那个语气!

    “你说什么呢?什么还好你的奶也不小?吕落你是在说我吗?”

    吕落握拳握住了自己的嘴。

    “咳咳,额,确实是在说你,不过奶指的是资源,源源不断的资源。”

    “怎么又扯到资源上面来了?”

    “这就要从一个久远的故事开始说起了,我从小父母双亡,家徒四壁……”

    齐心竹打断了吕落,上次吕落说身世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一出生就在福利院的吗?哪里来的家?”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那不重要,那年十八,我在学校门口,站如喽啰。

    无人关注的我,看着同学们每天喝牛奶,心中只有羡慕。

    我暗暗发誓,三年之内必定发财,要过上每天喝牛奶的生活。

    自那之后,奶在我心里已经与资源、经济画上等号。

    如今的我,已经具备了获取资源实力,而你的出现让小红瓶完善,也给了我获取源源不断资源的渠道。

    所以你在我心中有着无可取代的重要地位,你的存在就是资源渠道。

    而资源渠道就是奶,所以我称呼你为我的奶,没毛病。”

    吕落的语速很快,一溜烟说完之后回味了一下,嗯,这段说辞在逻辑上确实毫无问题。

    齐心竹听了吕落的解释,表情就有些怪异了,被人称呼为奶,怎么说呢,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既然是吕落这么称呼她的,那她也只能接受了。

    “原来奶是这个意思啊,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还挺重要的。”

    齐心竹声音有点小,表情也有些羞怯,不过吕落还是能听清楚的。

    其实刚才他的话,虽然有圆场的成分,但在内容上,确实是毫无问题的。

    这就要回到一个资金链源头的问题上来了。

    他为什么要动用公司的钱来快速进行突破?因为他需要提升实力,碾压其他同期学员。

    从而获得乔星这边的完整教导,拥有完整的武技教育,全面优化实力战力。

    在全面提升实力了之后呢?他就可以进行更大区域,更大范围的墙外搜索。

    包括一定程度上和齐心竹古方一三人联手,单打沼泽鬼蟹!

    现在C-13区域就在墙外,如果黎明圆盘不转动,那么未来的9个多月,C13区域都不会有所变动。

    这就意味着,子母沼泽,近在眼前!

    血囊,小红瓶,才是真正值得拼一枪的东西。

    当然了,为此,吕落也需要担上巨大的风险,比如子母水檬,又比如蓝天药业的宋哈娜。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做好迎接风险的准备,这就是实力带来的效果。

    2阶的全属性上限是50,等他的属性达到50,那在四环这一亩三分地。

    可以说只要不去招惹教会,其他阵营集团的武力,他基本上可以无视了。

    而且他现在和狩猎人亲密无间,和教会也是差点就穿一条裤子。

    在四环,可以说除了蓝天药业,吕落是没有天敌的。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怕个锤,干就完事了。

    而齐心竹就是一切的关键,她对于吕落来说,确实很重要,以前对她太凶了,以后得对她好一点。

    “是的,你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伙伴。”

    吕落这种突然温柔的语气,齐心竹最是受不了,她低着头,小声的回应。

    “嗯,我也觉得你是我非常重要的,嗯……同伴!”

    齐心竹低着头,看不出表情,不过微微露出的脸颊看起来比之前多了几分红晕。

    两人的气氛有些暧昧,不过总有不速之客来打断这种美好的时刻,比如齐格飞。

    他之前似乎一直在等吕落,见到吕落来了后,便直接走到了吕落面前,朝吕落伸出了手。

    “昨天,不好意思,我太冲动了,下一次,我注意。”

    齐格飞的这段话说得很慢,每次的断句都很用力,话里有话啊!

    看着眼前的大手,吕落没有选择跟齐格飞握手。

    乔星很快就会到,事情可以是今天解决,但不是现在,齐格飞也是同样的想法。

    “嗯,做事冲动这种毛病,确实应该好好改一改,不然的话,走上社会要吃亏的。

    昨天就当帮你提个醒,你不用太感谢我的,以后还是不要那么鲁莽的好。”

    “呵呵,说的不错,太过于鲁莽,只会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结果。”

    两人的话,都各自若有所指,而且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认为,这笑眯眯的两人,已经和好如初了,就看第二架,什么时候打。

    每年的剑术训练都会有四环人和内环人产生冲突,不过因为内环能量强度的缘故,大多都是内环人碾压收场。

    不过今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昨天吕落的表现,着实让人惊艳。

    这样的家伙,或许真有可能创造一次在他们看来的奇迹。

    齐格飞走后,乔星慢慢悠悠的来的剑术训练场。

    “今天的课程是圣辉十字剑术,乃至所有冷兵器的一个高级技巧,震荡……”

    今天乔星的讲课内容,听起来很有料,吕落也想去仔细听听他的讲解。

    不过之前乔星叮嘱过他,不要在意这些剑术课程的内容,好好练习基础六式就可以。

    纠结了一下之后,吕落最终不再听乔星的讲课内容,选择拿起一把十字大剑,走到一边继续开始枯燥的附能挥剑练习。

    三气穴相通的效果如同三缸涡轮发动机一样,源源不断地为吕落提供气合。

    气合消耗,从最初的-5-5-5-5-5休息+1,变成了如今的-5+3-5+3-5+3。

    现在的吕落已经可以做到连续附能挥剑110次不休息,即使是要休息,休息的时间也比之前短得多。

    他从之前的1小时只能挥剑150次,到如今每小时挥剑可以超过1500次。

    什么是质变?这就是质变。

    三强化气穴+气穴三通道的复合效果,也是金钱带来的效果。

    飒!飒!飒!

    吕落的剑气平稳而沉默,从上午乔星开始讲课,一直持续到中午乔星讲课结束,他都没有做过除了练剑之外的其他动作。

    开始还有人时不时的看吕落一眼,以为他是在搞什么骚操作,可当他们发现吕落真的就只是在那里挥剑之后,这些人也都失去了兴趣。

    中午的休息时间里,吕阳来看了吕落一趟,脸上带着担忧。

    “小落,你和齐格飞之间的冲突,我已经知道了。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来帮你解决他。”

    嚯!大哥好大的口气,这是吕落第一反应,除此之外,就是感慨吕阳对自己真的不错。

    不止是自己,应该说是对他和吕雨都不错。

    为他们提供了昂贵的房子,每个月还往家里寄一些钱。

    又不是亲兄妹,都是孤儿院里长大的,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难得了。

    “不用了大哥,我自己有把握解决的,放心吧。”

    “你认真的?齐格飞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昨天只是被你打了个措手不及,如果他全力准备的话,昨天的结果真不好说。”

    吕落很想说,就算是昨天,如果状态完好的话,他也有把握赢,可当时他的状态实在太差了。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当时他的状态有多差,那是他自己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全靠观察者辅助才能战斗的状态。

    “真的不用,放心吧大哥,我来到这里,不是来受欺负的。”

    吕阳看着吕落,似乎在确定他是不是在逞强。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你大哥我在勇气骑士预备役这里,还是有些分量的。

    齐格飞的事情,只要你开口,我就能帮你解决。”

    “谢了,大哥,有需要的话,我一定叫上你。”

    吕落有些哭笑不得,他明明没有加入教会,可现在却和教会走得越来越近了。

    周围的人,全都是教会的人,齐心竹,韩诗雨,吕阳,乔星。

    不过这样也好,更接近教会,也就有了更多了解教会内幕的机会。

    教会到底有没有献祭新娘,生命之果这种东西,到底存不存在,有什么用?他也想知道。

    ……

    待吕阳离开之后,齐心竹也开始在吕落的身边默默修炼起来。

    原本她在四环是很少修炼的,因为效率确实太低,暗能那么稀少,修炼根本没什么意义。

    在四环的时间里,还是专心提升技巧比较合适。

    不过今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当她和吕落站在一起时候,圣辉感受到的暗能粒子,简直堪比2环。

    这也导致了她体内的圣辉一直在不停的颤动,导致她只能坐下来修炼,把这些暗能转化。

    “这就是黎明的力量吗?为什么其他人,好像感受不到?

    只有最为接近黎明的人,才可以被称为慕光者,是因为我是慕光者,所以才有这种效果?”

    齐心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不过她现在就觉得,待在吕落身边修炼非常舒服,这是靠近黎明的感觉。

    “果然,老师是对的,师姐也是对的,吕落就是黎明。”

    吕落十分木然的挥剑,还是很累,不仅累,还饿。

    他看了一眼居然跑到他身边修炼起来的齐心竹,有些无奈。

    这家伙,大中午头的,难道就不知道去买点饭吗?我都快饿死了。

    正在修炼的齐心竹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暗能粒子好像没有刚才浓郁了。

    睁开眼睛时,便看见吕落正盯着自己,此时此刻还不知道怎么去适应吕落身份的齐心竹,顿时有些无措。

    “你看我干什么?”

    “你是不准备回去了吧?那你能买点饭吗?都是活人,活人不是靠烧香活着的。”

    “额……”

    买饭这种事情,齐心竹还真没怎么干过,不过为现在的吕落做事,她还是非常愿意的。

    “好,那我去买饭。”

    为心中的黎明做事,那自然是心甘情愿的。

    半个小时后,吕落停下了手中的剑,看着匆匆向他跑来的齐心竹,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了。

    “你去了半个小时,就买了一个卷饼?”

    “嗯,你不喜欢吃吗?”

    这特喵的,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吗?你难道不知道一个男人的饭量吗?

    吕落张了张嘴,两口把她递过来的卷饼吃掉,便默默地不说话了,说也没意思,显得自己小气。

    饭量这块,观察者曾经提示过他一次,他的饭量可能和正常的超凡者不太一样。

    正常超凡者随着生命等级,也就是阶位的提高,他们对于食物的要求也会越来越低。

    可以吃,也可以不吃,维持身体正常消耗的能量,完全可以从暗能中摄取,即使不吃也没有关系。

    可吕落不太一样,他是不吃就会饿的那种,虽然他也能从暗能中摄取能量,饿不死,但却真的难受。

    吕落清楚,这种饿,来自于吞噬者,所以他需要吃饭。

    当然了,如果有异种尸体吞噬就完美了,那样可以给他带来强烈的饱腹感,可惜这里没有。

    齐心竹见吕落不说话,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你是在不高兴吗?”

    “我没有。”

    “没有就好。”

    “……”

    就这样,吕落饿着肚子继续练剑,一直到乔星来上班,继续教授剑术课,他都没有再停下过。

    汗水早就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不过他目光灼灼,很享受这种感觉,虽然疲惫,但精神和状态都处于巅峰。

    飒!

    吕落发出一记平刺,这个时候的剑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激荡。

    一剑刺下去,甚至没有什么劲风出现,整个人看起来都平平无奇。

    这个时候的吕落,已经挥出了17000剑了,按照这个速度,距离第一波6万剑,已然不远。

    其实到了六式每招3000次的时候,他已经理解了乔星让他附能挥剑的原因。

    熟能生巧,真不是开玩笑的。

    他的六式越发沉稳,内敛,气合消耗没有任何改变的情况下,剑气的波动看起来越来越小了。

    这其中的改变和进步,吕落自己最有感触。

    剑气越来越小,能量消耗不变的情况下,意味着剑气的威力,切割性越来越强。

    只要持之以恒的练下去,再配合上亿点点气合,发挥出乔星那种斩天一剑的效果,只是早晚的事情。

    课程结束,乔星走后吕落收起了剑,主动向厕所走去,因为吕落看到齐格飞正在看他。

    吕落去了厕所后,齐格飞也跟了过来,这是男人之间的默契,当然了,这种默契不是击剑。

    吕落站在水池边洗脸,齐格飞尿完尿之后,也站在了他旁边的水池洗手,两人洗得都很慢。

    “今天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了。”

    这话不太对劲,尤其是在男厕所说出来的时候。

    “我也是同样的想法,今天的状态比较好,我们可以尽兴一些。”

    “我会让你尽兴的。”齐格飞关上了水龙头。

    “呵呵,希望如此吧。”

    两人一前一后返回剑术训练场,来到了场中央,开始对峙起来。

    这个时候,其他训练学员还没有走完,看到两人的前后对峙,立刻停下了收拾物品的动作。

    “小落,真的没问题吗?”吕阳微微皱眉,他没想到,吕落和齐格飞的第二次战斗,会来得这么快。

    “大哥,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可以在旁边看看,应该会有收获的。”

    吕阳和勇气骑士团的几人有些错愕,吕落这话说的,只能说口气很大。

    其他剑术课的学员也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今天乔星教授了他们震荡剑,已经让他们感觉收获颇丰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场精彩的战斗可以看,今天的剑术课,还真是实在。

    “这两个人,又要打?正义骑士团的齐格飞和这小子杠上了?”

    “乔星大人已经走了,要不,我们也看看?”

    “同看,同看。”

    “今天两人都很清醒,怕是要比昨天惨烈得多啊!”

    齐心竹原本也在厕所,从厕所出来后,便看到吕落身后的齐格飞,就要上前阻拦。

    “吕落?”

    吕落直接拦住了她。

    “我的情况,你知道的。”

    吕落没有把话说明白,不过既然他不愿意退让,那齐心竹只会选择支持,没有第二个选项。

    “嗯。”这一次她没有太过担忧,吕落的实力很强,她是知道的。

    昨天吕落那么狼狈是因为状态太差,拥有治愈者的齐心竹,算是第二个知道吕落当时有多糟糕的人。。

    今天的吕落已经突破了二阶,精神意志都处于巅峰,情况和昨天已经完全不同了。

    就在吕落走向齐格飞的时候,另一名慕光者羽落,走到了齐心竹的身边。

    “你不打算阻止一下吗?今天和昨天的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昨天可以说是齐格飞趁人之危,你们阻拦也是正常的。

    但今天两人都很清醒,那就只是学院之间的切磋了,乔星大人不会管这种事的。”

    齐心竹看了一眼羽落,新晋的慕光者么?

    自己能感觉羽落身上的圣辉非常浑浊,这样的人,也可以成为慕光者?

    教会这几年,到底在做什么?审判官大人,真的堕落了么?

    “吕落的实力很强,我相信他,没有问题的。”

    “齐格飞可是正义骑士团的预备役首席,他昨天会输,主要还是因为轻敌。

    而且昨天你们阻止了他使用邪恶圣印,你不会真的觉得,那个吕落可以应对四大骑士团的人吧?

    哪怕是最弱的正义骑士团,也不是四环人能相比的。”

    齐心竹有些讨厌这个女人,而且是发自内心地讨厌,但良好的素养让她依然在回答羽落的话。

    “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

    吕落在齐心竹的眼里是不凡的,背负黎明圆环之人,又何须与内环人相比?

    “呵呵呵,希望你的肯定,不会出错,圣女大人。”

    羽落双手环抱,虽然她的身材样貌比起齐心竹差了不止一筹,但她却有一种其他正常教会成员没有的气质。

    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