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诸天逍遥行 > 第437章 龙爪锁日擒神母,归元一击胜破军
    圣心诀,帝释天千年智慧的总结,本世界最精深玄奥的武功,没有之一。

    或许在破坏力上弱于剑二十三,也不如十强武道战意冲霄,但圣心诀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优势——延寿!

    打不过你,我可以找个地方苟起来,熬死你。

    完整的圣心诀包括:

    心法“圣心真气”,有寒冰、驻颜、不死,复活等效果;

    轻功“纵意登仙步”,看上去闲庭信步,实际上几如缩地成寸一般,快如惊鸿闪电;

    吸功“纳海圣心咒”,能够如同百川归海一般吸收敌人的真气,并保留对方真气的特性;

    幻术“天宫幻影”,以精神力牵引人心,在其心中幻化出一个仙境一般的虚假世界,发自人心,却又高于人心,让人无法自拔;

    武技“圣心四决”,寒天绝、玄冰绝、万仞穿云、帝天狂雷;

    绝杀“圣心四劫”,惊目劫、邪血劫、天心劫、殛神劫;

    神通“七无绝境”,将身体化为粒子,在任何地方重组,克制绝大多数武功。

    这么牛的武功,上千年修为,却败于武无敌,帝释天在战斗上的天赋着实不怎么样。

    骆仙会一小半圣心诀心法,修出了圣心真气,也会纵意登仙步,其余的诸如纳海圣心咒、圣心四决一概不会。

    狄光磊要的就是这个。

    武技再强,强的过如来神掌、天残脚、十强武道么?

    狄光磊不需要武技,需要的是一门足够高深,且包罗万象的心法。

    骆仙不断催动圣心真气,狄光磊一次次化解,在交锋的过程中,窥探出了不少神妙。

    过了半刻钟,骆仙见挣脱不了狄光磊的爪劲,轻声道:“阁下自称‘人中之龙’,为何为难我一个小女子。”

    狄光磊冷笑道:“你自称神的弟子,想来也是半仙之体,我一个凡人抓到半仙,岂能轻易放手。”

    骆仙的目光立刻软了下来,道:“小女子现在已无抵抗之力,公子再不放手,却是有些失礼了。”

    骆仙虽久居天门,甚少外出,但绝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白莲花。

    相反,骆仙非常擅长演戏骗人。

    原剧情中,她靠着出色的演技把怀空耍的团团转。

    由于天门上下都非常擅长演戏,天门也被戏称为“天门影视基地”。

    短短一瞬间,骆仙便从高傲的天山雪莲变成了柔弱的小白花,若是有热血少年从此处过,八成要喊一声“放开那个女孩”,随后拔刀相助。

    骆仙不觉得这能骗到狄光磊,只是想让狄光磊小觑她,失去一些警惕,再见机行事。

    万没想到,狄光磊竟然真的放手了。

    “如此确实有些唐突佳人,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么?”

    骆仙微笑道:“当然可以,公子……吃屁去吧!”

    话音未落,骆仙已经脚踏纵意登仙步,到了数十丈开外。

    狄光磊笑道:“调皮!”

    双臂张开,也不见双足有什么特殊动作,就是双臂挥舞,便如同雄鹰一般飞掠而去。

    忘情十五式——云翳!

    不仅能加持轻功,还能像风和云一样虚无自己,在学到排云掌和风神腿之后,云翳变得更加高深莫测,无形无相。

    骆仙拼尽全力催动身法,却仍旧不能摆脱狄光磊的追逐,眨眼之间,两人之间的距离便被迫近到三丈。

    “这位神母娘娘,打不过也就罢了,怎么连跑也跑不快。”

    狄光磊的速度比声音还快,话音还没传到骆仙耳中,狄光磊的右手已经抓了出去。

    甲骨龙爪——龙爪锁日!

    从表面上看,这一爪和龙爪手的“捕风式”,十二擒龙手的“穿云破雾”没什么区别,但爪劲之凌厉,用力之精准,远非龙爪手和十二擒龙手可比。

    出爪之时,爪心自动释放出一股怪异的吸摄力,便是有绝世身法,也难以避开这强力一击。

    “啪!”

    骆仙飘然若仙的身法瞬间停滞,被狄光磊一爪抓住肩膀,劲力入体,封锁半边经脉,再也动弹不得。

    “还想请我吃屁,倒要看看你这仙子会不会放屁!”

    “你……帝释天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猜猜,我会不会放过你?劳烦神母娘娘先去无双城小住几日,等到你的尊神来救你,就可以回去了。”

    “你会后悔的。”

    “或许吧!”

    说着,狄光磊封住骆仙另外半边穴道,笑道:“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给自己编一个身份,你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思索。”

    ……

    天下会,三分教场。

    雄霸和破军战斗到了白热化。

    破军刀剑齐出,围绕着雄霸疯狂切削,刀气剑气片刻不停,发出刺耳至极的噪声。

    雄霸见狄光磊离去,心神恢复沉静,以逸待劳,撑起归元金钟罩防御,风云霜三气流转,把破军的刀气剑气尽数消弭。

    “乌龟壳,老子最他妈讨厌乌龟壳,雄霸,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雄霸的归元金钟罩让破军想到了绝无神,进而想到了女人被夺的屈辱,癫狂之下,刀剑出手更加狂暴,更加迅捷,更加凶煞。

    但这仍旧无济于事。

    三分归元的真气实在是太过浑厚,战斗过程中,雄霸甚至领悟到了更深一层的奥秘,许久没有进步的三分归元气又有长进。

    雄霸狂笑道:“本座天命所归,注定会成为九天之龙,你这条恶犬,如何是本座敌手!”

    破军也知道雄霸要以逸待劳,强攻下去未必能成,但他催动杀破狼太久,自身煞气和天上的星辰互映,狂暴无比的煞气让他失去了冷静。

    在破军眼中,眼前的对手不是雄霸,而是带给他无数屈辱的绝无神。

    他不想理智的离开,他只想打破雄霸的归元金钟罩。

    “杀!破!狼!”

    破军一字一顿,身上的煞气随着怒吼,尽数汇聚到天刃刀和贪狼剑之上,刀剑齐出,无坚不破的劲力化为巨狼,咆哮着冲向雄霸。

    杀破狼!

    这一招就叫“杀破狼”,是破军为了对付绝无神和无名,苦心创出的绝杀。

    天地间的凶煞之气被这一招引动,近乎无限的汇聚在巨狼之上,让青黑色的巨狼变得越发狰狞恐怖,好似地狱中的凶神鬼兽。

    雄霸心知这一击不可硬抗,双手一分一合,水晶大钟化为精纯的真气,凝聚在右手食中无名三指之间。

    雄霸右手一挥,惊天动地指力射向巨狼的咽喉。

    三分归元气——归元一击!

    “轰!”

    指力和巨狼对撞在一起,巨狼轰然破碎,化为无数刀气剑气。

    紧接着,这些刀气剑气回旋环绕,如同龙卷狂风、剑刃风暴,不断地消磨指力。

    三分教场已经被两人的对轰震得四分五裂,这一下出手,更是好似投入了一颗导弹,惊人无比的气劲四散迸射,把整个校场彻底变成废墟。

    烟尘散尽,雄霸傲然而立,他的身上有七八处血口,鲜血不住的流出。

    但他仍旧站的笔直,如同一只刚刚厮杀过的狮王,杀气冲霄,霸气无边。

    破军拄着刀剑半跪在地上,口吐鲜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却不知,雄霸本不是他的对手,但一来得到不灭金身,防御力大有长进不说,三分归元气还更进一步。

    二来有“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加持,雄霸对自己信心十足,出手自然更加凌厉。

    还是那句话,信不信命全看是否对自己有利。

    左眼皮跳要发财,右眼皮跳去你妈的封建迷信。

    平日里高呼“我不信命,我命由我不由天”,强敌到来,便是“你不是风云,不可能败我”。

    “雄霸,这次是你赢了,但我早晚会杀死你的!”

    “你还有机会离开么!霜儿,给为师拿下这个刺客!”

    雄霸的话还没说完,秦霜的拳劲已经到了破军后心。

    天霜拳——霜凝见拙!

    这一拳并非是杀敌的绝招,而是把天霜劲散入到敌人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使敌人伤处冰封,关节僵硬,乃擒敌的妙招。

    秦霜早就来了,只是破军武功高深,不好偷袭。

    雄霸用言语吸引破军的注意力,秦霜趁机出手。

    孔慈之事使得秦霜颇为郁闷,把破军当成了出气筒。

    破军的武功远胜秦霜,怎奈身受重伤,又有雄霸出招牵制,斗不数招,便被秦霜一拳封住穴位。

    雄霸道:“在我杀你之前,能不能告诉我,我与你何仇何怨?”

    雄霸残忍霸道,结怨无数,但他真心不知何时得罪了这么一个神秘的高手。

    破军冷哼道:“颜盈!”

    雄霸只当颜盈死了,哪知东瀛那些破事,讥讽道:“隐忍这么多年,苦心练武,就是为了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亏我还当你是人杰,呸!”

    两人之间的“仇恨”本就是误会,若是把话说开,三言两语就能解决。

    可这两人一个比一个霸道刚愎,误会只能越结越深。

    雄霸喝道:“既然你这么爱她,那就下去陪她吧!”

    “你说什么?”

    “她是自己跳江死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看在你武功不错的份上,我会把你的尸体扔在同一条江!”

    “那可不行,他还不能死!”

    话音未落,一道阴狠毒辣的爪力抓向雄霸背心。

    铁筋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