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云生处有仙楼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渔女拜师
    此事还是得从南宫飞羽乘坐大船,前往明州岛之时说起。

    当时所乘大船为大夏国往来明州岛的商船,由于海路熟悉,商船上并未雇请太多修士随行。

    船上也就只有两个凝气期修为的修士充当门面,不过好在一路倒是顺畅,未遇到什么海盗劫船、海妖祸乱之事。

    只是船行大半之时,有铁翅海鱼群经过,成千上万只铁翅海鱼跳出海面,越过船舷。

    这些铁翅海鱼并非海鱼妖,只是寻常海鱼,不过腹下鱼鳍异化,化成极为锋锐的双翅。

    加之这海鱼有着极为坚韧的鱼喙,很多商船遇到铁翅鱼群都会躲着点。

    实在是因为这海鱼对商船的伤害太大,滑翔过商船之时,割断缆绳都是轻的,若是鱼群狂暴时,洞穿船帆割裂船体都是有可能的。

    遭遇铁翅海鱼群,船长大人很是紧张,赶忙请两位修士出手,将可能伤及船体的海鱼击落海中。

    原本还算顺利,但随着鱼群渐多,两位修士也有些招架不住。

    见此情景,南宫飞羽也不在隐藏修为,出手相助,最终凭借不凡的剑术,让商船渡过了这次劫难。

    不过出手之时,当时飞纵的海鱼实在太多,真气稍一停滞之下,左掌被海鱼的铁翅划伤。

    这点小伤南宫飞羽根本没放在心上,稍稍处理后,就被船长大人请作上宾。

    挡不住热情,最终被灌了三大碗烈酒。

    待得从沉醉中醒来,南宫飞羽甚是昏昏沉沉,出舱一看,商船已然到了明州,其他货商早已各自离去。

    南宫飞羽极少饮酒,还以为是宿醉未醒,随即强压着眩晕之意下了船,沿海边小路蹒跚而行,想找一户人家借宿一晚。

    结果未行多久,察觉不对,强提真气之时,反而引动余毒爆发,就此昏倒海边。

    再次醒来之时,已然躺在一个简陋的房舍之中。

    最让南宫飞羽难以接受的是,清醒后不仅浑身无力,连修行多年的真气也仿佛消失了一般。

    挣扎着从木榻上爬起,透过窗户向外面一看,才知晓这里是一个普通的小渔村。

    随后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走进渔屋,送来了煮好的药汤和吃食。

    一问才得知,正是这位模样清秀的渔女,在海边捡到了毒发的自己。

    这位渔女言说,被铁翅海鱼划伤原本没什么,只要及早清理干净伤口,清除余毒便能很快痊愈。

    但若是伤口没清理干净,这余毒一旦成了气候甚至会危及性命。

    言及于此,南宫飞羽已经了然,自己正是没有彻底清理伤口,随后又醉酒,任由余毒最终在体内成了气候。

    凭着醉酒后残留的记忆,南宫飞羽判断出,应该是饮酒加快了余毒的成长和扩散,导致真气凝聚都受了影响。

    事已至此,也无他法,经过短暂的颓然之后,最终还是振作起来。

    南宫飞羽不相信就此失去修为,决定在此地海边磨砺剑法,借此来恢复修为。

    自那以后,南宫飞羽每日坚持在海边苦修剑法。

    开始是在海边,随后是立身海浪中,最终是沉入深海。

    经过一个多月的苦修,终于在一日清晨,南宫飞羽凭借顽强的意志修出了一缕剑意。

    这道剑意和引动了金羽剑中的封存的纯阳剑意,借着这道浩然剑意,终于打通了阻滞月余的经脉。

    修为慢慢开始恢复,南宫飞羽决定前往明州中心的玄火山寻找师尊。

    不过临走之前,南宫飞羽入海,在深海处捕了条丈许长的海鱼,作为谢礼,送给了那位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渔女。

    哪知那位渔女并不要海鱼,而是想跟着南宫飞羽修学剑法。

    到了此时,南宫飞羽才真正关注起这位救了自己的渔女。

    相询之下,才知晓渔女身世甚是凄惨,自小爹娘出海捕鱼遭遇了大风暴,再也没有回来。

    当时渔女年纪尚幼,连大名都没有,自小就被爹娘小渔女这么喊着,稍微长大后,索性用了渔女这个名字。

    生在海边,渔女天生水性不弱,倒是凭着下海抓鱼的本事撑过了年幼时光。

    还以为要一辈子在小渔村这么生活下去,直到在海边拾到了南宫飞羽。

    渔女那种对剑道渴望的眼神,让南宫飞羽心神为之震颤,没有多想便应了下来。

    听到此处,白云楼不由暗暗猜度,那渔女对剑道渴望应该是有,但更多的估计还是对飞羽师兄的仰慕。

    一个平日靠捕鱼为生的女子,忽然遇到一个从绝望中奋起的男子,见其每日在大海中苦修剑法,最终破海而出,要说不动心那才是奇怪。

    更何况,飞羽师兄生的……颇为俊逸。

    飞羽师兄那什么心神为之震颤,估计也是心动之始。

    随后,两人卖掉了大海鱼,一路相伴同行,最终在玄火山上寻到了紫阳散人。

    在紫阳散人的指点下,南宫飞羽最终剑意大成,顺势突破到了筑基期。

    渔女留在半山草庐内修剑,紫阳散人并无异意。

    以前来草庐学剑的弟子多了,只是紫阳散人性子太直,大多弟子耐不住修剑的辛苦,自行离去了。

    草庐内并不提供食宿,吃穿住行都得自行解决。

    这点却难不住渔女,一身气力倒是不小,干起活来麻利无比,不仅给自己搭了一个草屋,也帮南宫飞羽也搭建了一个。

    渔女也就此在草庐住了下来,正式拜了紫阳散人为师,修剑之余,顺便照料师尊和师兄的衣食起居。

    只是渔女早已过了束发之龄,错过了开脉的年纪,无法踏入修真之门。

    不过其武修资质却是不凡,仅仅月余工夫,就修出了武者真气,剑法也顺便入了门。

    紫阳散人从明州回返大夏国后,得遇了霓裳,想通了往昔纠结之事,心境开悟,修为也顺势破入元婴境。

    修为大进,紫阳真人看出南宫飞羽的心神不宁,追问之下,这才知晓了这位亲传弟子心之所思。

    其实这位弟子早已到了婚配之龄,终于开窍,紫阳真人倒也为之欣然。

    修行阴阳之道的紫阳真人,自是了然孤阳不生的道理,但在其看来,渔女未入修真,实非爱徒之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