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签到明末太子朱慈烺 > 167,郑亲王大军出征,朱慈烺会师国祯
    高得节心里是比较虚的,朱慈烺可以不在意自身安危,但高得节怎么能不在乎大明太子的安危?

    朱慈烺目光从锦州城池之上收回,笑着说道:“还不着急,这野外不是还有很多粮食吗?够我们吃好些天的了。”

    现在已经差不多是秋收的季节了,田地之中的粮食小部分已经成熟,大部分正在接近成熟。

    这个时候纵横野外的朱慈烺,确实是完全不需要担心任何后勤补给方面的困扰。

    人饿了?往田里走一趟。

    马饿了?往田里走一趟。

    反正都是满清的粮食,不吃白不吃。

    就在此时,一名斥候飞奔而来,给了朱慈烺一个新的情报。

    “殿下,在五十里之外发现了满清大军的踪迹,粗略估计数量至少超过三万人!”

    朱慈烺眉头一挑,正打算说些什么,突然脑海之中系统的声音响起。

    “签到任务触发,请宿主在一个月内击败济尔哈朗所部,或收复宁远,即可完成任务。”

    和之前一样,系统这一次似乎也并未提供任何的buff。

    对此朱慈烺倒是不意外,他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就笑了起来:“看来是济尔哈朗的主力来了,有趣。”

    高得节闻言忙道:“殿下,咱们这点骑兵可不是济尔哈朗的对手啊,还请殿下速速回师宁远吧。”

    朱慈烺微微点头,道:“确实该走了。高将军,派人把这些粮食全部烧了吧,咱们是吃不到了,但也绝对不能便宜这些建奴!”

    很快的,熊熊大火就在锦州城外的一片片农田之中燃烧了起来。

    当济尔哈朗率领军队抵达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一片片已经燃烧殆尽的废墟。

    “几十万亩良田,全部都被明军骑兵给烧掉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济尔哈朗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粮食,那是一个国家的命根子,对于满清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缺粮的国度更是无比重要。

    济尔哈朗当众把固守锦州不敢出击的满清守将直接斩首,然后继续率领着大军南下。

    “这些该死的明人,居然在暗地里做这样的小动作,简直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一边破口大骂,但另外一边济尔哈朗的心中多少也有些打鼓。

    济尔哈朗对着身边的人道:“快,派人去查探一下,这一次率领明军出征的究竟是谁!”

    很快,济尔哈朗就得到了答复。

    “太子朱慈烺和襄城伯李国桢?”

    听着这个答案,济尔哈朗先是顿住,随后咬牙切齿,露出充满杀机的笑容。

    “这两个家伙,俺可是想他们想了好久了!”

    山海关的失败,现在也该要复仇了!

    济尔哈朗咬牙切齿了一番,随后继续率领军队向南。他并不知道,在他的军队之中,其实已经多了一些带着和以往心思不同的人。

    几十年前,努尔哈赤只不过是建州女真诸多部落首领之一的时候,他麾下的所有人为了寻求生存,那是非常团结的。

    但现在,伴随着爱新觉罗氏族一步步的统一了整个女真,乃至占据了整个东北和大半个漠南,事情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国家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被分离开来,甚至有些时候变得完全冲突。

    这一点将会在接下来的战争之中有所表现。

    朱慈烺并不知道济尔哈朗的怒火,如果知道的话,他可能会不介意让这种怒火变得更加旺盛一些。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烧了,全部都烧了!”

    朱慈烺的命令是非常果断的。

    在来的时候,由于考虑到接下来明军可能会占领这些地方,所以朱慈烺也是留了一手。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济尔哈朗的大军即将抵达,如果不把这些田里的粮食全部烧掉,那么这些粮食很快就会通通进了满清将士的肚子。

    这当然是朱慈烺乃至所有明军都无法容忍的。

    五千明军骑兵过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看着这一幕,朱慈烺也是发出了感慨:“现在本宫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都说破坏比建设要更加容易了。对了,这些村庄也全部都烧了吧,反正都没人住了。”

    高得节在一旁听着朱慈烺的命令,也是不由自主的眉头多跳了几次。

    这位关宁军的将军此刻也是发自内心的感觉到,自家的这位太子殿下看似年纪轻轻,但实际上可是一个非常杀伐决断的人物。

    高得节非常坚决的贯彻了这个命令。

    无论是汉人还是满人,对家庭的眷恋都是有共同之处的。

    所以当一座座村庄被点燃之后,很快就会有人从着火的房屋之中跑出来,即便在那之前明军已经搜索过这些房屋,确定房屋里面是没有人的。

    朱慈烺的做法同样也很简单,凡是超过十岁的男子一律杀掉,剩下的老弱妇孺可以放走。

    高得节提出建议:“殿下,臣觉得其实可以把他们全部杀掉的。”

    高得节和满清有着血海深仇,他可不在意什么老弱妇孺。

    朱慈烺捏着下巴,说道:“影响不好,算了。”

    高得节忙道:“可是放过这些小孩,他们过几年成长起来后,不一样加入建奴的军队之中吗?”

    朱慈烺笑道:“无妨,等他们成长起来后,这个世界上已经不会再有建奴的国家了。”

    对于这一点,朱慈烺是非常肯定的。

    三天后,在宁远城下,朱慈烺和早就已经等待得无法淡定的李国桢会师了。

    李国桢看着完好无损的朱慈烺,长出了一口气:“殿下没事,那可真是太好了。”

    李国桢是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朱慈烺出事的话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