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再起 > 第1267章窥伺唐法
    耶律贤适的话,让众人为之静。

    唐人的狡猾,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耶律贤适话音一出,大家立马就浮想联翩,怀疑这是唐人的阴谋。

    “大汗,诸位请看——”

    随即,耶律贤适让人端来了桌椅,一副简陋的地图就呈了上来。

    没有山川,只有黄河,以及幽州,洛阳等大城,国土轮廓也比较模糊。

    但这,已经让人明白了。

    耶律贤适拿出早已经思量好的笔记,然后看着耶律贤说道:

    “大汗,臣下这两年来,一直在分析唐人的战法,经过多番的调查,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惯性!”

    “哦?”

    耶律贤惊讶道:“快快说说,唐人的破绽可有之?”

    “只要咱们了解了唐人的战法,自然可以少中些计谋,甚至将计就计!”

    耶律屋质也抬起下巴,一脸认真说道。

    幽州之战的败退,至今还让契丹各部心有余悸,甚至颇有些畏战的情绪。

    李存勖曾经大败耶律阿保机,甚至后晋,后汉,以及后周,都没让契丹人占据什么便宜,所以契丹人对于中原一直忌惮颇深。

    如今死伤数万人,对于人丁颇少的契丹而言,可谓是刻骨铭心。

    耶律屋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只有打败唐人,才能真正的树立契丹一往无前的霸主身份。

    恭敬地对耶律屋质行了一礼,耶律贤适这才说道:

    “我观唐皇的数次征战,其非常擅长用分兵合击的战法。”

    “攻略宋国时,其从关中,江淮,以及湖北,甚至,还有山东,四地并起,让赵匡胤晕头转向。”

    “那,赵匡胤兵马也亚于唐国,也可以分而击之啊!”

    一旁的高勋,也不由得好奇道。

    “赵匡胤也是这般想的!”

    耶律贤适叹了口气,随即道:“可惜,即使分兵击之,甚至山东江淮两地都被阻击,但关中一破,整个棋盘,就彻底完了。”

    “再好的羊圈,只有有一个缝隙,就抵挡不住饥饿的群狼!”

    “那,唐人为何会胜?”

    耶律贤皱起眉头道,他感觉,以及目前的处境,跟赵匡胤有些相似,虽然极不愿意承认这点。

    “兵力上,赵匡胤二十万禁军,南征北战,就连咱们遇上也得谨慎,而偏偏败给了一群孱弱的南兵。”

    “大汗,兵力上,宋国其实并不却,相反,无论是将领,还是兵卒,都以宋胜之,而且,还有数万精锐骑兵,唐兵远远不如。”

    耶律贤适摇头道:“但,关键在于,宋人没有短时间击溃其兵,形成了对峙局面。”

    “宋国残破,府库空虚,二十万大军,勉力支撑两个多月,听闻赵匡胤都强逼商贾献财,又倒卖宫廷金银,窘迫如斯——”

    “相反,唐人则钱粮不缺,江南的粮食由长江不断地输送,多年准备,囤积了大量的钱粮,硬生生的耗死了宋人。”

    听到这,众人心事重重,不由得为之胆寒。

    虽然契丹与宋人不同,但道理还是相通。

    契丹兵卒,一般是没有钱饷的,都靠打草谷来获取,辎重也很少,也是劫掠。

    打一路,劫掠一路。

    即使是内战,战败者的家财,奴隶,牧场,也会被胜利者所分。

    而这次大战,基本上在辽西,辽东,国土之内,所以自然需要供应,总不能让军队去打草谷吧!

    要知道,许多汉人,渤海人,也在军队中,而且还少,劫掠其家人,还想让他们打仗?

    自然,这些必须是朝廷提供,依靠征收的赋税来办。

    可是……

    耶律贤脸色阴晴不定,他对着耶律屋质问道:“目前集结在上京的兵马,约有多少人?”

    “约莫二十万,各部族兵马也在不断地涌入。”

    耶律屋质摇头道:“上京附近的草场,已经被啃食成荒地了,草根都没得。”

    这些人自带干粮入军,也就是驱赶牛羊而来。

    二十万人,数十万,甚至百万只牛羊,这是多么大的数量,上京自然养不活。

    一想到上京附近自己私人牧场都被啃食干净了,耶律贤不由得有些心痛。

    “将大部分人分流出去。”

    耶律贤摆摆手说道。

    “大汗,我还没说完呢!”耶律贤适无奈道。

    “那你继续!”

    “钱粮上,咱们与宋人极为相似,唐人恐怕就想耗尽辎重,让咱们不战而溃。”

    耶律贤适握着扇子,不由得沉声道。

    “这不可能!”

    高勋摇头道:“咱们与宋人不同,辽东之地,百万农夫,每年产出数百万石粮食,牧场中还有大量的牛羊。”

    “对峙消耗,咱们并不怕。”

    说着,高勋反而露出一丝得意:“待到十月,寒冬将至,雪厚三尺,到时候唐军必然不战而退,咱们可以乘胜追击,拿回幽州城——”

    “咳咳咳——”耶律贤被这话,着实呛到了。

    唐人不耐寒,他们契丹人也不见得多强,更何况还是要攻城,那不得送死啊!

    这一刻,许多人觉得,这位赵王,真的昏了头。

    韩匡嗣也不由得苦笑,觉得得离他远点了。

    “辽东在,钱粮自然不怕!”

    说到这,耶律贤不由地把拔高了声音:“若是辽东不在了呢?或者,陷入了混乱之中?”

    一瞬间,满堂寂静。

    毡帐中,众人齐愣。

    “唐伐宋,分路袭击,断其运河,使得汴梁缺粮。”

    “而,幽州之战,唐人兵分三路,漠南,幽州,以及辽东——”

    “虽然咱们击溃了这万人,但,如果这数量达到十万呢?”

    耶律贤适止不住地问道。

    这番话,掷地有声。

    包括耶律贤在内,谁都无法想象到这番场景。

    十万大军,漫山遍野,一股脑的撒在辽东,不提攻城略地,只要烧毁稻谷,破坏牧场,那辽东就真的废了。

    “你是说,野女真,女真人?”

    耶律贤本就是智谋之辈,一下就联想到了。

    “这些女真人,以及高丽人,其实背后是唐人,唐军在驱使!”

    “这是一场阴谋,唐人准备对咱们的粮仓下手!”

    “大汗,臣下以为,南守东攻,守护辽西,压制女真,绝不能让那些女真人泛滥开来!”

    耶律贤忙道。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报——”

    这时,有信使跑来。

    “怎么?”耶律贤心道不好,忙问道。

    “锦州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