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762 渡河
    欧洲人起名字的习惯和东方人截然不同,东方人起名字很多忌讳,不吉利的不能用,长辈用过的不能用,君主用过的也不能用,为了一个名字绞尽脑汁,甚至到了送礼求人帮忙取名字的程度。

    欧洲人就比较随意,父亲叫约翰,就干脆给儿子取名字也叫约翰,最多名字后面加个“二世”。

    好不容易孙子不叫约翰了,重孙子可能又叫约翰,为的是纪念家族里的某位长辈。

    至于用地名作为名字的更常见,胡德明显就是这样,就因为胡德出生于哈利法克斯,所以就干脆叫哈利法克斯。

    国联讨论向巴西派出特别调查团的时候,维多利亚的战斗还在继续。

    美军参战这个信息已经得到证实,在战场遗弃的尸体上,孙猛和雷克斯发现了美军士兵尸体上的身份铭牌,证据确凿。

    实话实说,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单兵战斗力,比政府军士兵的战斗力并没有高出多少,不过部队的装备,已经官兵的荣誉感明显好于政府军。

    政府军作战的时候,主要还是依靠人海战术,而且作战意志并不顽强,通常进攻部队在损失达到百分之十左右,士气就会崩溃。

    美军在战斗开始前会进行长时间的炮击,战斗过程中还会使用迫击炮伴随部队参战。

    迫击炮对于守军的威胁还是很大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炮手,明显比军政府的炮手更熟练,对守军的威胁也更大。

    美国海军陆战队参战后,米州军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伤亡都来自迫击炮。

    既然美国海军陆战队都已经参战了,南部非洲联盟部队也不会隔岸观火。

    在得到比勒陀利亚的授权后,南部非洲联盟部队也决定参战,不过联盟部队参战要首先渡过圣玛丽亚河。

    入夜,枪声渐渐停息,不过所有人都不敢大意,战争刚刚爆发时,政府军和米州军还不敢主动发起夜战,现在随着时间推移,夜战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激烈程度也越来越高。

    为了阻止维多利亚守军从基钦钠港获得补给,政府军的炮艇24小时不停在圣玛丽亚河巡逻,半岛上政府军的占领区每到夜间也会燃起篝火警戒,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毕竟还没有公开参展,很难打破政府军和美国海军陆战队联手布置的封锁线,偷偷输送点物资还有可能,大规模增援基本不可能。

    其实政府军装备的巡逻艇战斗力并不高,巴西还是有一定制造能力的,这些政府军巡逻艇是巴西军政府制造的,为了节约成本船体使用的都是木材,武器只有一挺40毫米呯呯炮,以及一挺12.7毫米大口径机枪,从这一点上,巴西武器装备也是万国造。

    排水量只有150吨的巡逻艇,连个大点的渔船都不如,全部艇员加起来一共才17人,美国海军陆战队参战后,每艘巡逻艇又增加了12名陆军士兵,每天晚上最少有4艘巡逻艇在圣玛丽亚河执行巡逻任务。

    “不该管的别管,不该看的别看,咱们的任务是活下去,至于最终是哪一方赢得胜利,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1107号巡逻艇艇长保利尼奥总是这样说,艇长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军人难道不应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吗?”年轻的副官席尔瓦还没有被现实磨平棱角,不过也免不了对正在进行的内战感到怀疑。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野心。

    对于很多平凡人来说,他们并不关心到底哪一方胜利,乱世之中能苟且偷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年轻人相对好一些,或许热血还没有冷却,可是也忍不住对巴西的前途感到迷茫,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家,数千万人口,资源又是这么丰富,完全具备成为一个强国的所有条件,现实中却委曲求全,不得不沦为强国附庸,连自己国家的前途都不能决定,这实在是有点悲哀。

    “明知必死的任务也一定要执行吗?想想你的妈妈,她还等着你回去,你是她唯一的希望。”保利尼奥嘴角叼着一支烟冷笑,烟不错,美国进口货,烟叶却是巴西生产的,美国人低价从巴西收购烟叶,运到美国本土加工之后再高价卖到巴西,一来一回赚的钱何止十倍。

    连香烟这种东西巴西都无法生产,其他工业产品就更不用说了。

    夜晚的圣玛丽亚河安静祥和,左岸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基钦钠,右岸是枪声不断遍地断壁残垣的维多利亚,对比鲜明,让人心痛。

    战争爆发前,保利尼奥来过维多利亚,知道当时的维多利亚有多美丽。

    现在美丽的维多利亚已经在战火中付之一炬,战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恢复本来面貌的机会,想到这里保利尼奥就充满遗憾,同时还有莫名的愤慨。

    “我真希望我是美国人,或者是南部非洲人——”席尔瓦很伤心,脱口而出并没有多少羞耻之心。

    对于巴西人来说,有这种想法并不羞耻,甚至绝大部分巴西人都是这么想。

    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南部非洲人一样,用几十年如一日的毅力,在废墟上建立起一个强大国家。

    第二次布尔战争结束后,南部非洲同样是一片废墟。

    这才短短30年,南部非洲就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打不过就加入,在21世纪都是真理,1932年简直天经地义。

    “等战争结束后,有机会就去美国或者南部非洲吧,巴西——并不是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保利尼奥好半天才说话,声音压得很低,不仔细听都听不清。

    巡逻艇航行到一处浅湾,席尔瓦突然发现岸边停靠着一艘渔船,有几个人正在往小船上搬东西。

    这是属于基钦钠港的岸边。

    席尔瓦还没说话,保利尼奥悄然加快速度。

    “别说话,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保利尼奥双眼凝视前方,明显也是看到了的。

    “他们搬的好像是子弹——”席尔瓦也压低声音,手已经悄悄放到腰间的枪柄上。

    虽然距离有点远,子弹箱的样子还是很醒目的。

    而且看渔船的吃水,以及甲板上堆积的高度,数量也太多了点。

    “就算是炮弹我们也管不着。”保利尼奥目不斜视,巡逻艇速度不减,已经越过浅湾,席尔瓦还在回头张望。

    “为什么?”席尔瓦有点热血沸腾,年轻人就是这样容易上头。

    “因为渔船在基钦钠港,而不是在维多利亚——”保利尼奥悄悄松了一口气,这并不算渎职。

    围着维多利亚半岛转一圈,再回到浅湾的时候,渔船已经不见了踪影,舷号为1108号巡逻艇也在附近游弋。

    “晚上好,有没有什么发现?”两艘巡逻艇擦肩而过的时候,1108号巡逻艇的艇员,主动和1107号巡逻艇打招呼。

    “一切正常!”保利尼奥微笑回应,没忘记送上祝福:“——祝你们好运!”

    这个好运的意思,到底是平安,还是有所发现,那就看1108号巡逻艇的命运了。

    凌晨两点,还是在这个浅湾,数百名南部非洲联盟部队官兵完成集结,准备渡河前往维多利亚增援。

    “巴西人的巡逻艇有点烦,烧了吧——”来自加丹加州的中尉利奥波特不耐烦,圣玛丽亚河水位较浅,驱逐舰和巡洋舰难以驶入,巡逻艇就算小那也是军舰,威胁还是有。

    “有点耐心——别着急——”同样来自加丹加的哈尔上尉不着急,政府军的巡逻艇总有懈怠的时候,而且今天晚上的天气不太好,阴云密布看上去要下雨的样子,哈尔抽了抽鼻子,好像闻到了暴雨的味道。

    巴西也是南半球国家,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夏季,而且维多利亚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夏天雨水较多,用俗话说就是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哈尔的鼻子还是值得信赖的,两点半开始起风,刚过三点,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河面上能见度最多五十米,河对岸的篝火也依次熄灭。

    哈尔大喜,哈哈大笑着下令渡河。

    瞬间隐藏在河边的十几艘渔船推出来,近百名士兵依次登船,基钦钠港就是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已经向维多利亚完成了六次增援。

    虽然一次只能送过去500人左右,但也足够守军维持住局面。

    多少人先不说,关键是这种源源不断的增援,对于守军的士气是巨大的提升。

    被包围没关系,补给不足也没关系,甚至弹尽粮绝也能坚持,只要能看到希望,就能坚持下去。

    圣玛丽亚河河面还是比较宽的,下了雨本来能见度就不高,渔船行至河心,远处突然有一艘巴西军政府的巡逻艇驶来。

    哈尔顿时心底一沉,这时候遭遇巡逻艇,一场战斗在所难免。

    不过这时候让哈尔惊讶的事发生了,巡逻艇好像已经发现了渔船,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突然在远处掉了个头,就这么直接仰长而去,根本没有过来查问的意思。

    这就对了嘛,被收拾了这么多次,巴西军政府可能憋着气要复仇,底层的士兵可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