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小馆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兴师问罪嘛?
    “湿虎,这几个人好像想吃白食耶!”

    “你土豆丝切完了吗?”

    “.....”

    土豆丝没切完,小徒弟忙着洗锅上油保养打蜡,可累了。

    林愁一边颠勺一边就在走神儿。

    从技术上来讲应该属于没过门的老丈人来安慰被猪拱的白菜了...

    不过,

    为啥每次见面冷伯爵都在挨揍?

    这肯定不是我林某的锅!

    那么,显而易见了,他自己有问题。

    人间自有真情在,林愁决定给冷伯爵弄点真材实料的——

    李黑狗和黄大山那种二手渣渣都能高阶,冷伯爵这种在黑军混了几十年的家伙,天赋总不能太差吧?

    当然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

    黑军和明光在培养进化者方面的侧重是不一样的。

    明光侧重的是实际战斗力,黑军侧重的是无限制技能。

    毕竟虚兽这个东西,单一的物理攻击和绝大多数高DPS普通技能根本不吃。

    想去黑军,首先肯定要有一到两个关于水的拿手小技能,然后要对黑军的归墟之力有一定的适应性...

    “曰,真想把踏波而行抠了送给冷伯爵啊...”

    帝王蟹新菜先给安排上,鲎太也得跟上,然后...

    林愁自觉用到海里的食材并不少,但这么一看,开发出来的菜普适性还是低,除了极个别几道菜,那些特殊效果对黑军的人真不能算雪中送炭。

    反正冷伯爵也不是真的来吃菜喝酒的,估计并不在乎这个,吧...

    厨房外。

    “我靠冷老大,你快吃这个,这个小咸菜简直了,这啥萝卜啊,感觉一定很金贵的样子...”

    “这拌饭酱才牛,这特么是蘑菇?怎么去掉毒素的,啧啧~”

    “山炮,这是鸡枞,八方楼老薛买这玩意都得按根儿买,根本买不到。”

    “壕气冲天”

    “感觉老大赚翻了啊,我都想把这小子娶回家了,笑死,这以后不是想吃啥就有啥?”

    “嗟,来食!”

    眼见着冷伯爵的脸越来越黑,众小弟口风一变,

    “吃吃吃,吃得越饱,出手越重,以为我们会上当?”

    “他肯定是想贿赂咱们!”

    “他慌了,他怕了!”

    “...”

    娘家客的最后几个赏菜也端上来了,林愁拎着一坛子酒搁在桌子上,

    “那个,伯父啊...”

    林愁还是第一次叫这种称呼,贼别扭,而且这称呼一出来眼见着冷伯爵胳膊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咳咳,那什么,这是我亲手酿的五彩蛇酒,今儿...今儿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伯父你就和兄弟们小酌几杯吧,诸位在海防线守护明光,辛苦了。”

    吸溜...

    瞧瞧人家多会说,旁的压根没提。

    再说我也确实挺辛苦的...

    冷伯爵伸手就要接酒。

    结果林愁忽然红着脸一缩,很尴尬的问,

    “对了,您和兄弟们,几阶了...”

    一个小弟看见酒眼睛都直了,胸脯拍的砰砰的,

    “俺们三阶,俺老大四阶!诶你干嘛去...”

    “他他他,他什么意思!他咋把酒换了?我们是不配喝他的酒吗?”

    “这能忍?老大你吃饱了没,咱动手吧!”

    “好小子!!”

    冷伯爵脸上的青筋在跳,拳头攥的咯嘣咯嘣的——

    我他妈这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老子为啥要带这帮丢人现眼的玩意上岸??

    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你们等回去的!

    冷伯爵无力道,

    “五彩蛇王酒,20万流通点一坛子,非五阶不可饮用,对等阶、尤其力量方面要求很高,至今没到五阶喝了酒还没事的好像只有一两人,我们...等阶不够...”

    小弟们傻眼了。

    “五,五阶?”

    “这才几年啊,明光现在平均水准都这样婶的了??”

    “我靠,好夸张!”

    “刚上来的时候我还琢磨,开这么一小破馆子的家伙,哪配得上冷中将...”

    “那也不成啊,老大,我看这位林女婿身上可没半点本源辉光啊,就一普通人?”

    “你是不是个憨批,整个海防线都知道海皇林愁的大名,上次打上门把咱城墙掀翻好几公里,你居然不知道,特码的当时你是在冬眠还是咋的!”

    “.....”

    林愁换了一坛子酒,又转悠回来,也没多数,

    “拿错了,是这坛才对,伯父,我给你满上?”

    这伯父叫习惯了,还就意外的顺口。

    冷伯爵淡淡的嗯了一声。

    “吨吨吨~”

    一碗清澈的酒液,芳香馥郁,看得小弟们眼睛都直了。

    有人嘀咕,

    “明光最好的酒不是温家人酿的嘛,这...”

    林愁接上,

    “兄弟有眼光!有品位!清泉山确实一流,到时候我可以用清泉山做基酒试试,好了之后再给伯父和各位兄弟送几坛过去尝尝。”

    嘶~

    这特么哪里来的大天狗!

    想当年我第一次上我老丈人家桌的时候要有这觉悟的一半,还至于天天被骂的狗血淋头?

    冷伯爵不知道小弟们的想法,表情一冷,

    “你之前就是这么骗我闺女的?”

    “阿冷哪有你好马...咳咳,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才是被骗的那...呸...我到底在说什么...”

    林愁破防凌乱。

    刚刚那一波舔功就已经是林愁全部修为的超常发挥了。

    众所周知,林老板的情商是和力量值呈反比的——

    而整个明光关于力量值这一块搁林老板面前,只能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呵~”

    冷伯爵看上去很严肃很正经,目光却老是掐着林愁不注意的时候在一些个要害部位徘徊...

    贼眉鼠眼狗狗祟祟,把林愁瞟的浑身冷飕飕。

    好家伙,该不会是想偷袭我这年轻人吧?

    外面。

    一群进化者安安静静动作非常一致,通通都在扯着耳朵听。

    “这特么可比跟洞房外边听墙根刺激多了。”

    “我靠,隔着墙都觉得尴尬。”

    “哈哈哈冷伯爵那几个跟班可笑死老子了,他们是山顶洞人来的?”

    “哪来的二百五嘛,一个比一个头铁,是不是在黑军待太久了,上岸之前都不打听打听林老板到底怎么个情况的吗!”

    “不对劲,今天林子不对劲,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像钢筋一样的林老板嘛,是不是有人挤号?”

    “嘘,别哔哔,我特么都听不见了!”

    “有内幕!兴师问罪啊这是!”

    “来了来了,哎呀,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嘶,对味,这才对味吗,我熟悉的林老板终于回来了啊哇咔咔~”

    ——————

    上周脚不沾地的忙了六天,一个字都没机会码,把新书那点存稿直接干光,然后一直在保持双更,结果就把这本落下了,抱歉抱歉。

    ε=(′ο`*))),我这个身体状况啊,真是有点吃不住劲,人间不值得!